• 请登录 注册
返回顶部 未开通新浪微博 未开通腾讯微博
您现在位置:教研动态 >> 教研论文 >> 浏览文章
赖高明 | 化解认知冲突 培育法治意识
0 吴秋君 2018/4/11 21:26:19 信息来源:不详

化解认知冲突 培育法治意识

赖高明

摘 要:思想品德课教学过程中,学生往往会产生各种认知冲突。化解认知冲突,解决思维矛盾是教学走向深入的重要过程。解决认知冲突是推进课堂教学的关键所在。教师应关注并引导学生有效解决认知冲突,从而促进学生认知发展,逐步培育法治意识。

关键词:认知冲突 关注 引导 法治意识


赖高明,厦门大学附属实验中学,中学高级教师。


思想品德课教学过程中,学生往往会产生各种认知冲突,常见的有媒体信息与法律认知的冲突,社会现象与教材文本的冲突,道德良知与法律义务的冲突,地方民俗与主流价值的冲突,狭隘认知与社会愿景的冲突等。帮助学生有效化解这些认知冲突,是促进学生认知发展,引导学生树立法治意识的重要一环。


一、媒体信息与法律认知的冲突

信息时代的发达资讯和自媒体交流工具为学生学习提供了许多便利,但也给思想品德课教学提出了挑战。一方面,网络媒体提供的信息鱼龙混杂,这对人们的信息处理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另一方面,初中学生的信息分辨、整合能力有限,有时会对学习认知造成干扰。受此影响,在法律内容学习中,学生容易产生媒体信息认知与法律认知的冲突,从而形成法律理解上的困惑。例如,八年级下册讲到“要以合法方式行使权利”时,针对教材上“我国宪法规定,公民享有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但是必须按照集会游行示威法规定的程序进行,而不得随意行使这些权利”的知识,学生问:“美国、韩国等国家不是有游行自由吗?最近在电视上看到二百多位星州居民前往首尔国防部抗议,反对‘萨德’部署……”另一位学生附和说:“课本第9页‘公民基本权利’中提到公民有政治权利和自由……”教师引导说:“权利并不是绝对的自由,公民的政治权利是与特定国情相联系的。如果公民可以随心所欲地行使这项权利,那么势必会影响国家和社会的稳定。”显然,此处学生生成的认知困惑是由于受到年龄、阅历和生活视野的制约,再加上平时接触的媒体信息的局限性,因而他们对权利的认知也就显得片面了。事实上,媒体信息是生活视野扩展的重要辅助但却不是生活视野本身,生活视野是人们基于真实生活阅历而产生的一种人生认知视域。作为未成年人,初中学生的真实生活阅历毕竟有限,他们不论是对生活的观察判断还是对理论观点的理解感悟都存在局限性,他们自己的信息处理能力仍然不够。作为“闻道在先”的教师,应体察学生这个年龄阶段的认知特点,引导学生增强信息辨别能力。教师应善于在教学过程中捕捉学生生成的认知冲突,培养学生的综合思维方式,学会用辩证的观点看问题,从而逐步形成理性精神,树立法治意识。


二、社会现象与教材文本的冲突

在互联网条件下,我国法治社会建设过程中的一些利用非法治手段解决权利纠纷问题的事件有时会产生重大的社会影响,对于生活在具体社会现实环境中的初中学生也必然造成心灵和认知上的冲击。例如,八年级下册“我们享有广泛的权利”的相关链接部分介绍“老吴对强制拆迁不满而写了一张大字报贴在拆迁办的墙上”的例子,设问:“老吴实施的上述行为法律允许吗?”在一名学生回答“不允许”之后,另一名学生马上站起来反驳说:“我认为法律并没有对这一行为作明文禁止规定!”接着,他讲述了自己所在村子的村民因对一处拆迁补偿不满意,而村干部向政府部门反映又没有结果,后来发生几十位村民阻止铲车进场拆迁,险些酿成重大事件,最后开发商提高了补偿标准才使得事情得以解决的事件。学生讲述的这一真实事例实际上反映了我国城市化进程中的一个热点问题,涉及方方面面的社会问题和法律问题。前些年由非法拆迁引发的群体性冲突和越级上访等问题一度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其中既有非法行政问题,也有拆迁户和开发单位之间的各种利益冲突问题。课堂上,面对学生生发出的这一法律认知矛盾,作为肩负立德树人使命的思想品德课教师不能置之不理,应予以恰当指导。教师点评说:“拆迁问题会涉及各种法律问题,而我国在这方面的法律确实不完善。依法进行拆迁补偿是政府推进依法行政的要求,公民认为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可以用法律手段维权,但维权应采用合法的方式。依法治国既要求国家机关依照法律来管理国家,也要求公民依法办事,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离法治社会更近一步。”面向生活的思想品德课教学,呼唤教师确实关注学生生成的“真问题”,努力实现生活逻辑和理论逻辑的统一,在师生对话过程中将学生的认知不断推向深入。当发现学生讲述的现实生活经历和观念与教材文本中的法律精神发生冲突时,教师应当及时抓住学生的疑惑点,运用有关法律知识进行合理点拨引导,帮助学生解决认知矛盾,实现认知提升,促进法治意识的形成。



三、道德良知与法律义务的冲突

道德与法律存在联系,但有时也有一定的冲突。当初中学生在具体课堂教学情境中面临道德良知与法律义务的冲突时,他们的认识和选择往往陷入矛盾之中。教师应当引导他们认识到,在法律规范不到的地方,良知可以成为最高的行为准则。例如,八年级下册“同样的权利,同样的爱护”的相关链接部分讲的“抢救落水同学的故事”,面对同学张刚不慎落水,均不会游泳的四个学生有三种不同的表现:王明勇敢地跳入水中抢救落水同学,结果不会游泳的两人一起在河中挣扎;徐文想,自己不会游泳,对落水同学也没有法律上的特定救助义务,还是自身安全重要,于是扬长而去;钟平、黄晓芳一边呼救,一边找工具救人,最后在几个成年人的帮助下成功救人。设问一:“请从法律与道德等方面评价上述三种表现。”设问二:“如果你遇到类似情况,应该怎么办?”针对徐文“扬长而去”的行为,学生在课堂上展开了争论,生成了不同的认识:“见死不救者会受到一辈子的良心谴责”;“在当时情况下,他们可能很害怕,就赶紧跑了,谴责归谴责,但法律毕竟没有具体规定,他们的行为也未触犯底线”;“关照自身安全权利原本也是自然而本分的事,错就错在他当时没有及时向周围求救,却先离开了”;“作为公民,在他人遭遇危险时,我们也须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虽然法律没有规定,但我们应对得起同学的生命和自己的良心”……学生在对这个情境的分析过程中,会经历情、理、法三者关系的思辨和选择,经历纯粹个人和社会公民两种身份的判断和定位。如何引导学生从认知上解决二者的衔接,在道德良知与法律义务的冲突中作出正确选择,是教师在课堂教学中应当关注并恰当处理的问题。上述事例中,教师可以引导学生认识到法律解决的是“对与不对”的问题,道德解决的是“好与不好”的问题,如果不实施救助,不仅要受到道义和良心的谴责,而且有违法律精神。这样,就可以帮助学生认识到不顾后果跳入河中救人是不恰当的,视而不见甚至见死不救是违背法律和道德的。经过这样的引导分析,就避免了学生陷入只顾自我而不承担救助危难者这一社会责任的认识误区,从而对道德良知与法律义务的关系认识更加具体深入,最终实现道德和法治观念的提升。



四、地方民俗与主流价值的冲突

地方民俗文化是思想品德学科经常选用的教学资源,对学生的价值观念形成也会产生重要影响。但地方民俗文化也有消极元素,有些发生在学生生活周围的民俗活动与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和主流价值相悖,影响着学生正确价值观念的形成。作为德育课教师,教学过程中应充分关注这种地方民俗中隐含着的传统观念与主流价值的冲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引学生形成正确认识。例如,九年级“投身精神文明建设”教学中,教师设问:“在我们周围,还有哪些不健康的文化现象?”一名学生回答:“我们村里有些人经常烧香拜佛,搞封建迷信活动!”另一位学生马上站起来反驳:“我们这里的人都会参加烧香拜佛活动,我参加期末考试时,奶奶还会去庙里烧香,保佑我考出好成绩呢。大家都会参加的事情难道算得上是封建迷信吗?再说,这也不是什么违法的事情!”(全班笑)可见,学生在对话中生成了一个文化价值判断的新问题,等待课堂去进一步解决。事实上,学校所在的闽南地区信佛教,和佛教有关的各种民俗活动盛行,其中,佛生日是闽南一带特有的传统民间节日,有“第二春节”之称,世代沿袭。学生讨论的话题内容正是本地崇佛现象的折射,但显然他们的认识存在偏差,需要加以引导。于是,我接过学生的话说:“我们生活的这个地域信佛教,烧香拜佛在很多时候是一种历史民俗文化的传承,并不能简单地与‘封建迷信’划等号。但应当明确的是,传统文化并不都是先进文化,例如这类烧香拜佛的传统民俗文化就不属先进文化。虽说这些民俗活动在本地民间有深厚的土壤,本地参与的人很多,但应当认识到这些活动本身与科学精神、法律精神相悖。作为新时代的公民,应崇尚科学,坚持正确的文化价值取向,反对参与这类活动!”在这个教学环节,学生将平时耳濡目染的“烧香拜佛”现象搬上课堂进行讨论,生动地呈现了一幕社会惯象与主流文化价值的冲突,教师在对照本地民俗文化传统事实的基础上结合教材观点进行引导、评析,帮助学生形成正确的文化价值观念。



五、狭隘认知与社会愿景的冲突

由于受到年龄和生活阅历等限制,初中学生的认知水平具有局限性,看待问题相对狭隘。在他们眼中有些看似“符合常理”的认知,其实并不符合社会发展愿景与要求,需要教师从社会主义义利观的角度加以引领,从而帮助他们作出正确的价值判断和选择。例如,九年级“承担对社会的责任”教学中,教师引导学生分析教材上的三个问题情境:“材料一:李文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他深切地感受到,出租车是城市流动的风景,于是他向全市的出租车司机发出‘文明在的士,美化新城市’的倡议;材料二:一位市民向环保部门举报某化工厂在夜间偷偷排放未经处理的污水;材料三:九年级4班的部分同学利用双休日在市民广场举办了‘珍爱生命,远离毒品’的公益宣传活动。”设问:“这些是他们必须做的吗? 为什么?”学生在课堂讨论、交流过程中发生明显分歧,学生1:“这不是他们必须做的,因为生活中人们首先会考虑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至于这些公益性活动,那就随自己的本心,愿意做的可以多做,不参加也无所谓。”学生2:“这不是他们必须做的,因为即使人们不做这些,也不会受到惩罚或制裁!”学生3:“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社会中,这当然也应该是我们必须做的,如果人人都只顾自己,那么社会上净是‘自私自利’的风气!”学生的思想毫无掩饰,甚至争辩激烈,这也是思想品德课堂的真实声音!待他们回答之后,我先指出“认为不是必须”的观点是一种常理心,接着反问学生“就上述同学阐述的两种态度可能造成的不同的社会道德状态,你希望生活在哪一种状态下?”此时,学生安静了,我顺势点拨“作为公民,我们在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的同时,要承担起关爱社会的责任,要把权利和义务结合起来,正确处理国家、集体和个人的利益关系。”通过对话,帮助学生澄清对公民承担社会责任和履行法定义务等问题的模糊认识,引导学生增强社会责任感和法治意识。

正视并正确引导学生生成的认知冲突,是真正尊重学生的体现,是思想品德学科教学的本质要求。教师应关注并引导学生有效解决认知冲突,从而促进认知发展,逐步培育法治意识,也使得思想品德课教学更加真实美好。



【本文系2017年福建省中小学德育研究专项课题“中学德育课培养学生法治意识策略研究”(项目编号DY201713B)研究成果之一】



原文刊载于《思想政治课教学》2018年02期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