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登录 注册
返回顶部 未开通新浪微博 未开通腾讯微博
您现在位置:高中政治 >> 生活与哲学 >> 第一单元 生活智慧与时代精神 >> 备课资料 >> 浏览文章
高中哲学课本中的哲学家:赫拉克利特
0 吴秋君 2018/5/23 14:44:26 信息来源:不详

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约前530年—前470年)是古希腊一位富于传奇色彩的哲学家。他出生在伊奥尼亚地区的爱菲斯城邦的王族家庭里,生性孤傲,不屑与任何人为伍。本来应该继承王位,但是他将王位让给了他的兄弟,自己跑到女神阿尔迪美斯庙附近隐居起来。世俗的一切,包括家庭、财产、名声、权力,都不在他的眼里。波斯帝国国王大流士一世慕名邀他进宫,他回信谢绝道:“我惧怕显赫,安于卑微,只要这卑微适宜于我的心灵。”


赫拉克利特鄙弃了贵族的地位和生活,骨子里却是一个贵族主义者。不过,他心目中的贵族完全是精神意义上的。在他看来,区分人的高贵和卑贱的唯一界限是精神,是精神上的优秀或平庸。他明确宣布,一个优秀的人抵得上一万人。他还明确宣布,多数人是坏的,只有极少数人是好的。他所说的优劣好坏仅指灵魂,与身份无关。“最美丽的猴子与人相比也是丑陋的。”这句话的意思是:那些没有灵魂的家伙,不管在社会上多么风光,仍是一副丑相。


赫拉克利特生前有诸多绰号,其中之一是“辱骂群众的人”。他的确看不起芸芸众生,在保存下来的不多言论中,有好些是讥讽庸众的。他说:“如果幸福在于肉体的快感,那么牛找到草料吃的时候便是幸福的”;“驴子宁要草料不要黄金”;“猪在污泥中取乐”。当他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他显然不只是在说牛、驴子和猪,而一定想到了那些除了物质享乐不知幸福为何物的人。庸众既不谙精神的幸福,亦没有真正的信仰。他们的所谓信仰,不过是世俗的欲望加上迷信,祭神时所祈求的全是非常实在的回报。即使真有神存在,也决不会如俗人所想象,能够听见和满足他们的世俗欲望。看到人们站在神殿里向假想的神祈祷,赫拉克利特觉得他们就像在向房子说话一样愚蠢可笑。他是最早把宗教归于个人内心生活的思想家之一,宣称惟有“内心完全净化的人”才有真信仰,这样的人摈弃物质的祭祀,仅在独处中与神交流。


最使赫拉克利特愤恨的是庸众的没有头脑。“多数人对自己所遇到的事情不作思考,即使受到教训后也不明白,虽然自以为明白。”人们基本上是人云亦云,“相信街头卖唱的人”,受意见的支配,而意见不过是“儿戏”。更可悲的是,在普遍的无知之中,人们不以无知为耻,反以为荣。常常可以看见这样的人,他们脑中只有一些流行的观念和浅薄的常识,偏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中当作创见宣布出来。仿佛是针对他们,赫拉克利特说:“掩盖自己的无知要比公开表露好些。”理由不言而喻:无知而谦卑表明还知耻,无知而狂妄则是彻头彻尾的无耻了。 


在赫拉克利特看来,多数人的灵魂是蒙昧的。不过,他倒并不认为先天就是如此。他明确地说:“理性能力是灵魂所固有的”,“人人都有认识自己和健全思考的能力”。然而,人们不去发展灵魂中这种最宝贵的能力,运用它认识世界的真理,反而任其荒废,甘愿生活在内部和外部的黑暗之中。灵魂蒙昧的人如同行尸走肉,用一句谚语来说,便是“人虽在场却不在场”,在场的只是躯体,不在场的是灵魂。没有灵魂的引导,眼睛和耳朵就成了坏的见证,只会对真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了。“他们既不懂得怎样听,也不懂得怎样说”,“即使听见了,也不理解,就像聋子一样”。上帝不给你头脑倒也罢了,可恨的是给了你头脑而你偏不用,仍像没有头脑一样地活着。赫拉克利特实在是恨铁不成钢。铁本来是可以成为钢的,所以才恨铁不成钢,没有人会恨废料不成钢。可是,看来许多铁已与废料无异,不可能成为钢了。赫拉克利特经常用醒和睡作譬。举目四望,他是唯一的醒者,众人皆昏睡,唤也唤不醒。最后,他终于绝望了,抛弃了这些昏睡者,也抛弃了人类。哲学家往往和世俗保持相当的距离,站在这距离之外看俗界世相,或者超然而淡漠,或者豁达而宽容。古希腊哲人大多如此,他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懒得与俗人较真。赫拉克利特离群索居,后来躲进深山,与禽兽为伍,以草根树皮为食,因患水肿病而去世。


赫拉克利特说:“自然喜欢躲藏起来。”这句话本身是隐喻,同时也阐释了隐喻的理由。真理是不易被捉到,更不可被说透的。真理躲藏在人类语言之外的地方,于是他只好说隐喻。赫拉克利特写过一部总称为《论自然》的书,内容有“论万物”、“论政治”和“论神灵”三部分。可惜这部书没有保存下来,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是130多个残篇,它们是从不同时期的著作中摘录出来的。残篇的语言多形象比喻,内容是深奥的辩证法,读起来十分困难,赫拉克利特因此得到“晦涩哲人”的称号。


赫拉克利特认为,世界的本原是永恒运动、发展着的火,燃烧的火象征着自然界中普遍的川流不息的现象和转化。他认为,世间一切事物和现象都是基于一种变的原则即“对立斗争和报复”。他说:“万物都换成火,火又换成万物,正如货物换成黄金,黄金又换成货物一样。”在不断的变换中,火变成了水,水变成了土;同样,土变成了水,水变成了火。这两种互相矛盾的过程同时存在。所以,世界的“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按规律燃烧着、按规律熄灭着的永恒的活火。” 这样的观点在遥远的古希腊是非常可贵的。为此,列宁给以赫拉克利特的学说极高的评价,认为这是对辩证唯物主义原则的绝妙说明。 


赫拉克利特以主张“一切皆流,无物常住”哲学观点而闻名于世。他有两句脍炙人口的名言:“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太阳每天都是新的”。这第一句名言是说,河水在不断地流淌,变化,当你第二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时,过去的水已经流走,你遇到的是全新的水。这无疑是对唯物辩证法“一切事物都处在永恒的运动、变化之中”的观点的朴素表达。恩格斯高度评价了他的这个思想:“当我们深思熟虑地考察自然界或人类历史成我们自己的枪神活动的时候,首先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幅由种种联系和相互作用无穷无尽地交织起来的画面,其中没有任何东西是不动的和不变的,而是一切都在运动、变化、产生相消失。这个原始的、素朴的但实质上正确的世界观是古希腊哲学的世界观,而且是由赫拉克利特第一次明白地表述出的:一切都存在,同时又不存在,因为一切都在流动,都在不断地变化,不断地产生和消灭。”赫拉克利特被列宁称为“辩证法的奠基人之一”,他是在古代希腊哲学家中,第一个用朴素的语言讲出了辩证法的要点的人。他的辩证法思想虽然还带着朴素的直观性,但在当时却是非常深刻的。他从探究万物的本原深入到要探求现象背后的普遍规律,这为人类认识的发展,为希腊以至整个西方的哲学和科学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领域和深远的前途。


赫拉克利特主张 “万物皆流”、“无物永驻”,这使他成为当时具有朴素辩证法思想的“流动派”的卓越代表。赫拉克利特并没有否定相对静止的存在,但是他强调运动和变化,容易让人把这种运动和变化推向极致,从而忽略相对静止的可能性,滑向诡辩和不可知论。


赫拉克利特有一个学生,名叫克拉底鲁。他是古希腊最早的诡辩派代表人物。赫拉克利特提出:“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而克拉底鲁却把这种观点推向极端,认为人甚至“人连一次也不能踏入同一条河流。” 他认为,一切都变化不居,瞬息即逝。因此,对任何事物都不能做出判断,都无法说出它是什么。曾经有人指着克罗底河问他:“这是克罗底河吗?”他却回答说:“不,我无法它是什么,因为当我说的时候它就变了。”


有人问克拉底鲁:“河流是如此,是否其他事物也这样呢?”

克拉底鲁不假思索地回答说:“从哲学的观点看,这是毫无疑问的。世界上的所有事物正是这样永不停息地变动着。”这时,有人指着克拉底鲁坐着的椅子问他:“你坐着的是什么?”


“是椅子。”“不对!”提问者反驳说,“按照你的理论,你的话还没说完,它已经变得不是椅子了。”


克拉底鲁无言以对。后来,他怕再出洋相,不管任何人问他什么问题,他都不作回答,而只是不断摇动大拇指。意思是说,你问的问题我不回答出来,因为就像指头的摇动一样,任何事物都在不断地变化,我们无法加以认识,我们更不能把它说出来,因为在说出时它已不存在了。后来,有人把克拉底鲁称为“只动手指头的哲学家。”


赫拉克利特对普通人影响最大的是他的“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格言。昨日的一切,如风一样随时间翩翩而逝,逝去了悲伤与忧愁,逝去了快乐与期待。初升的太阳从东方升起的时候,温暖的阳光洒向大地,我们又开始了一天全新的生活。如果说新桃换去的是旧符,那么,今天的太阳就是新桃上的一抹红霞;如果说长江后浪推动的是前浪,那么,清晨的那一抹红霞就是浪花上喷涌的晶莹;如果说清晨的曙光就是心灵上灿烂的闪光,那么,平线上冉冉升起的太阳就是我们新的生活。因为岁月让往事成为过去,时间已让往事消失殆尽。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面对每天的太阳,有的人想到了辉煌,有的人想到了夕阳,有的人感受到了希望,有的人感到了悲伤。但是,只要你每天的心中拥有一颗太阳,就会开启每天的生活;只要你拥有一颗心中的太阳,就会拥有一份幸福,就会带来一份真诚与善良;只要你拥有一颗心中的太阳,就会与大家一起,感受潮起潮落的激情,享受朝花夕拾的快乐。因为不论你是幸福的生活,还是平平淡淡的生活,也不管你过着无奈的生活,还是不幸的生活,只要你心中的太阳永远都是新的,你每天的生活就会多一份希望,多一份潇洒。李大钊曾经说过,“人生最有趣的事情,就是送旧迎新,因为人类最高的欲求,是在时时创造新生活。”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我们不妨打开心灵的窗户,让理智、和谐的阳光根植于我们的心田。昨天的一切都过去了,今天又是一个新的一天,昨天的一切已经化为了过往的云烟,唯有今天是最真实、最值得珍惜的。在太阳升起的那一瞬间,规划好今天的行程,以新的姿态,新的面孔,活出好今天的好心情,活出今天的精彩,活出今天的意义。


教师的工作是平淡而忙碌的,周围环境的影响、生活的挫折和不顺,有时会让我们的心灵蒙尘结茧。教育是心灵的事业,从事这项工作,教师应该每天怀着一颗激情的的心扉去面对我们的每一个学生。在我们平凡琐细的工作中,有时我们常抱怨自己不够努力,我想更多的时候是我们缺乏每天应有的激情,流于庸散,就象诗人眼中的太阳——太阳每天都是新的,而常人是意识不到的。我想如果我们拥有诗人的眼光,那么我们将拥有更多的优秀学生。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