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登录 注册
返回顶部 未开通新浪微博 未开通腾讯微博
您现在位置:教研动态 >> 学术前沿 >> 浏览文章
学科素养导向的思想政治课教材呈现方式
0 翁子军 2018/12/27 23:27:40 信息来源:《思想政治课教学》2018年第12期 作者:罗金星;陈友芳

摘要:教材呈现方式是教材所采取的学科知识传授方式或育人方式。当前,学科素养导向的教材呈现方式,就是要根据学科素养的一般共性选择教材内容的育人方式,在具体编写中需要切实做到:注重教材内容的情境化呈现;注重教材内容的活动化呈现;注重陈述性知识与程序性知识的有机整合;注重生活语言与专业语言的有机结合。

关键词:学科素养 教材编写 呈现方式 育人方式

 

课标、教材、教与学、考试评价构成了基础教育人才培养的完整链条。在新一轮普通高中课程改革中,伴随着“学科核心素养”本位的新课程标准的确立,一线教师和教研部门正在积极探索基于思想政治学科核心素养的教学方式,考试部门正在全面深化基于“一核四层四翼”的、以思想政治学科素养为测评对象的考试内容改革。与其他环节的发展趋势相一致,教材作为育人重要载体之一,同样需要我们深入探索如何构建学科素养导向的新型思想政治课程教材,这也是树立课程标准权威的内在需要。当学科素养导向的课程标准建立后,下一个必然环节就是要编写出以发展学科素养为目标的新型教材。然而,目前对这个问题的研究尚显薄弱。本文拟结合学科素养的一般特性,从学科内容的呈现方式上分析学科素养导向的思想政治课教材应该具备的特点。


一、学科素养的本质规定


教材作为育人的基本载体,其编写必须回答和解决好三个问题:为什么而写、写什么、怎么写。课程标准中的内容标准规定了教材“为什么而写”“写什么”,而教材内容的呈现方式则是回答“怎么写”这一问题。因此,教材的呈现方式可以界定为:给定教材要传授的知识及其结构以后,教材采取何种编写体例、知识组织形式与语言表达方式来传授该知识体系,以实现预期的育人目标。它是教材所采取的学科知识传授方式或育人方式。

教材呈现方式作为育人的基本途径,不是任意的,要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如学生所处的认知发展阶段、预期的育人目标、教育教学理论的发展,甚至教材的容量、文化传统、教师总体水平及其结构都会影响教材呈现方式。其中,预期的育人目标对呈现方式的选择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新一轮高中课程改革以培养和发展学生的思想政治学科素养为己任,意味着我们必须根据这一目标或要求合理选择教材的呈现方式或育人途径,否则就无法实现预期的育人目标。

学科素养导向的教材呈现方式是指根据学科素养的一般共性,选择教材内容的育人方式,它是学科素养的本质规定在教材呈现方式上的体现。无论各个学科具体的学科素养有多么不同,但各个学科的学科素养从本质上看,都是指学生在社会生活实践或科学研究的复杂情境中,能够在本学科正确思想方法指导下综合运用学科的知识能力处理并解决复杂相关学科任务的综合品质,它是学科的必备知识、关键能力与必备情感态度价值观的综合。这就是学科素养的本质规定或一般共性。从这一本质规定可以看出,思想政治学科素养是对“人”的完整描述,它描述的是一个人经过思想政治学科知识的系统训练后应该具备的标志性学科成就;它意味着一个具备思想政治学科素养的人,应该具备三个基本特征:一是对思想政治学科知识有整体性理解,即学科知识的整合能力较高;二是思想政治学科思想方法的发展程度较高;三是能够基于前面两点特征应对复杂(新颖)的真实情境的挑战。

学科素养的上述本质规定及其人的属性必然规定着包括教材、教学在内的育人途径的选择,思想政治课教材的呈现方式就是为了达成人的上述属性而依据学科素养的本质规定所采取的思想政治学科知识的表现方式。根据学科素养的本质,学科素养导向的思想政治课教材应该具备以下几方面的基本特征。


二、教材学习情境的设置


注重教材内容的情境化呈现,这是学科素养导向的思想政治课教材应该具备的最重要的特点。与其他学科素养一样,思想政治学科素养最重要的本质内涵是指能否运用本学科的知识能力在复杂的真实情境中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因此,要发展学生的思想政治学科素养,就必须依托源于真实生活的各种复杂的典型情境,通过对各种典型情境的体验、思考和探究,让学生理解、生成与运用知识,从而实现理性形态知识(概念和原理)与感性形态知识(情境性知识)的有机融合。基于发展思想政治学科素养的需要,教材设置的学习情境应该具有以下特点:

一是要创设丰富多彩的典型情境。所谓“典型情境”,不仅要求该情境在真实世界中具有问题的代表性和经常性,而且还要具有某一具体学科素养反映的充分性,这是学习任务给予情境创设的必然要求。

二是要设置结构良性程度不等的情境。真实生活其实是没有结构的,越接近真实生活的情境,其结构越不良。不良结构的情境通常具有以下特点:情境复杂新颖,被隐藏的问题求解条件比较多,与问题答案无关的冗余信息比较多,涉及多种情境活动,且情境结构开放或半开放。当然,受制于教材容量,教材创设的情境不能全是不良结构的情境,但是教材编写要依据学生的学习规律,由简单到复杂、由熟悉到新颖,设置结构良性程度不等的典型情境。

三是要对情境进行结构化。源于真实世界的典型情境不能原原本本照搬照抄到教材,而是要根据学习目标与要求对教材的学习情境进行恰当的设计,使得情境能够更好地更有效地服从于学习的需要。对真实情境的设计其实就是对情境进行“建模”,可以称之为“情境的结构化”。


三、教材任务活动的设置


注重教材内容的活动化呈现。学科素养是学科知识的“内化于心、外化于形”。要实现思想政治学科知识的内化与外用,就要求学习过程必然是人与情境的持续互动,即通过置身于真实情境中的各种活动来内化和应用学科知识。因此,学科素养导向的思想政治课教材应该依托各种真实情境设置各种任务活动以帮助学生内化与应用思想政治学科知识。思想政治课教材设置的任务活动应该注重以下两点:

 1.任务活动的匹配性。设置任务活动的目的旨在发展学生的(某一)思想政治学科素养,要实现这一目标,教材设置的任务活动应该实现三个方面的匹配,一是任务活动与学科素养的匹配性,即教材编写者要根据某一学科素养的行为表现深入思考,设计什么样的任务活动能够发展出这些行为表现;二是任务活动与情境的匹配性,即所设计的任务活动应该内生于情境,而且关乎情境中的核心问题;三是任务活动与学科知识内容的匹配性,即教材编写者深入思考为了学习某一知识,设置何种任务活动才是最佳的。因此思想政治课教材的任务活动应该是学科素养、学习情境、学科内容的有机融合。

2.任务活动及其表现的真实性。教材设置的任务活动应该达到“三真实”,即情境真实、任务真实、(行为)表现真实。思想政治课教材设置的探究性任务不能只关注情境真实、任务真实,而不关注行为表现的真实。虽然学生的行为表现不会呈现在教材上,但是要实现发展思想政治学科素养这一目标,教材设计的探究任务就应该能够诱导出学生的真实行为表现。例如,针对一些倾向性特别明显的情感态度价值观问题,如果只是让学生回答其对错,学生可能会“说假话”,即根据社会主流价值观的态度来回答,而不会展现出自己的真实态度,教师也就无法从这一行为表现判断出学生的真实素养。为了帮助教师能够从学生的真实行为表现来判断学生素养的发展水平,教材编写者不能仅仅限于情境真实与任务真实,更要充分运用各种技巧创设能够诱导学生对自己的思想政治学科素养表现“说真话”的高质量探究问题。


四、学科知识的组织方式


注重陈述性知识与程序性知识的有机整合。教材呈现方式另一个不可或缺的内容就是学科知识的组织方式。依据学科素养的本质内涵,要发展思想政治学科素养,就必须实现陈述性知识与程序性知识的有效组织。学科知识体系中既包括了陈述性知识,又包括了程序性知识。陈述性知识是描述客观事物的特点及关系的知识,即关于“是什么、为什么”的知识,它主要包括:符号表征、概念、命题。符号表征是最简单的陈述性知识。概念是对一类事物本质特征的反映。命题则是对事物之间关系的陈述,如原理、定理、定律。陈述性知识最基本的表征方式就是命题和命题网络,命题网络反映了学科知识内在的逻辑联系。程序性知识是一套关于办事的操作步骤的知识,也称操作性知识。这类知识主要用来解决“做什么”和“如何做”的问题,程序性知识以产生式表征,产生式的一般结构是条件-行为,即在什么条件下应该采取什么行为。既然思想政治学科素养意在应对真实生活的挑战,因此教材知识组织的第一个要义就是要帮助学生把陈述性知识转化为不同情境下的程序性知识;第二个要义就是要帮助学生掌握程序性知识背后的原理,即要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第三个要义则是知识的组织要以程序性知识为依归,即概念、原理的学习最终要回到对真实世界的认识和改造。


五、学科专业语言的掌握与运用


注重生活语言与专业语言的有机结合。语言表达方式是教材呈现方式又一重要内容。每个成熟的学科在长期发展过程中都形成和发展出了自己的话语体系。基础教育的任务之一就是要让学生初步掌握本学科最基本的符号系统、概念体系及其运用规制。因此,反映学科素养高低的一个基本维度就是学科专业语言的掌握程度和运用能力,即能否运用专业语言表达自己的思想。

思想政治课作为综合性课程,教材承载的基本使命就是培养学生专业语言的表达能力。这意味着教材的文字表述本身就要采用专业语言,重视语言表达的专业规范性、科学性。但是,传统的教材往往从概念到概念、从原理到原理,过分注重语言表达的专业性,忽视了日常生活语言的运用。在学科素养导向的思想政治课教材中,生活语言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思想政治课教材一是要使用生活语言来呈现真实情境,让学生借助它来感受世界,体验生活,理解任务;二是要借助生活语言描述概念和原理的内涵,帮助学生更好地理解概念和原理;三是,也是更重要的,要训练学生如何把生活语言描述的世界转换成采用专业语言进行刻画。能否把非专业语言转换或“翻译”成专业语言,这正是学科素养的基本表现之一。

以上是我们对如何构建学科素养导向的思想政治课教材这一新课题的初步思考,希望本文的思考能够推动学科素养时代基础教育教材的建设与理论研究,推动教材建设由学科知识导向时代走向学科素养导向时代。


                                               

(作者:罗金星,中山大学附属中学,中学特级教师;陈友芳,华南师范大学教授,教育部普通高中思想政治课程标准修订组核心成员。)

 本文选自《思想政治课教学》2018年第12期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