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登录 注册
返回顶部 未开通新浪微博 未开通腾讯微博
您现在位置:教研动态 >> 教研论文 >> 浏览文章
王静慧 | 哲学教学的写作式作业
0 翁子军 2019/4/11 15:27:49 信息来源:《思想政治课教学》2018年第12期 作者:王静慧,浙江省嘉兴市第一中学教师

《生活与哲学》是高中政治必修教材中最有思维难度的模块,哲学因其抽象、深奥让很多学生望而却步。写作式作业为学生提供了一个“悟道”的平台,一个更为开放的空间,学生能从自己积累的经验出发,运用自己独特的视角和个性化的语言,对抽象的哲学范畴进行具体化解读。教师通过学生的作业也能大致评价、推断学生对学科知识的内化程度和整体学习质量,这与当前强调学生核心素养发展的诉求是一致的。正是以上这些因素激发了我探索设计写作式作业的教学实践。

1.根据学科内容体系,梳理哲学问题。哲学涉及对人类永恒话题的思考,如对知识的渴求、对美好生活的追寻、对正义的求索、对意义的追问。对于这些问题,人们得出的答案也各不相同,但对这些问题进行理解是不可或缺的。哲学就是努力思索生命,思索我们已经学到的东西,思索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在对哲学进行思考过程中,会形成一系列的哲学问题,但这些哲学问题并不一定完全与学生所学的学科内容体系保持一致,因此需要教师进行梳理。教师可结合现有哲学学科内容体系,深度挖掘教材知识承载的学科思想以及所蕴含的价值观,找到与那些永恒话题之间的相关性。例如,笔者对《生活与哲学》部分教学内容进行深度理解后,梳理了如下哲学问题:

课题

哲学问题

4.1“世界的物质性”

什么是生?什么是死?

4.2 “认识运动  把握规律”

发现变易中的不变,意义何在?

第5课“把握思维的奥秘”

人的生命是永恒的吗?

第6课“求索真理的历程”

什么是值得相信的?

第7课 “世界是普遍联系的”

什么是自由?

2.根据学生生活困惑,提炼哲学问题。哲学发端于令人困惑的个人问题。“哲学意识可能源自失望或悲惨事件”,“哲学也起始于这样一种情况,即我们不得不做出某种决定,这种决定将会影响我们和他人以后的生活。”学生生活中或多或少会邂逅这些与哲学相关的经历,但可能很少有人会对这些经历进行反思、产生疑问或从未明确地对自己想法提出根本质疑。教师只有引导学生跳出琐碎的日常生活来思考问题和看问题,才能让哲学与他们真正相遇。写作的主要目的是帮助学生学会如何去思考、澄清和论证自己所相信的东西,然后以一种令人信服的方式把它们呈现给其他可能持不同意见的人。

第一堂哲学课后笔者设计了这样一份作业:请你认真思考那些令自己失望或悲惨的事件。作业可以不署名,这些话题将作为我们哲学学习的话题。学生热情高涨,真实表达了自己内心的困惑,笔者批改作业时发现,学生的个人困惑各不相同,但也有其共性,因此我将学生的作业进行了归类处理并提炼了相关的哲学问题如下:

归类与提炼的哲学问题

学生个人问题举例

处理自我与他人的关系的思考:如何处理自我与社会的关系?

进入高中,强手如云,自己的优势越来越不明显,倍感压力。

面对生活的变化带来的思考:如何从容地面对变化?

十年前外公得了帕金森和老年痴呆症,外婆一直照顾外公很辛苦,但我一直记得外公以前很温柔,外婆也很幸福,怎么突然就变了?

面对友情的思考:什么是友情?

被最信任的朋友背叛是最悲惨的事。

面对主客观关系的思考:人的命运是否是“注定的”?

很多事不是凭个人的意志或努力就可以改变的,这种无力感大概是最令我心痛的事了。

3.基于哲学问题,明确作业学科指向。梳理和提炼的哲学问题为作业设计提供了基本方向和框架。哲学教学中的写作式作业不同于一般意义的语文写作,它更强调学科特点,从学科角度借助写作式作业去理解和把握学科核心概念和核心观念,进而对学生预期行为进行过程性评价,为此教师应明确作业的学科指向。“任何一门科学在认识发展过程中会形成3个共性,包括了特定的学科知识体系、学科语言、学科思维方式”。为了体现写作式作业的学科特色,笔者认为设计作业时应同时关注以下三个指向:

一是指向学科知识的写作式作业。任何一门成熟的学科是由已有学科知识精华累加而成的知识体系。哲学学习中,教师设计具有学科特点的写作式作业,要注重培养和提高学生对哲学概念、观点的整合能力。

二是指向学生专业语言表达能力的写作式作业。任何一门成熟的学科都有一套完整的语言体系。学科的语言是由该学科的符号、概念及使用规则组成的。教师设计侧重专业语言表达的写作式作业时,需要关注学生能否把非专业的语言转换或“翻译”为哲学术语。

三是指向学生学科思维方式的写作式作业。任何一门学科都有一套独特的思维方式,独特之处在于它认识世界、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有着自己独特的分析方式。学科思维方式,是一个人经过学科的系统训练后所获得的标示性成就,是这个学科赋予学习者的独有气质。教师设计写作式作业时,可侧重学生能否运用本学科孕育出来的思维方式观察世界和描述世界,分析和解决问题,关注学生哲学思维方式的发展水平和运用能力。

4.基于学科指向,多维设计作业类型。学生在完成具体的作业时,学科知识整合能力、学科专业语言表达能力、学科思维方式的发展程度并非截然分开,而是融合在一起。教师在设计写作式作业时需要基于三大学科指向,再结合相关的哲学问题设计类似学科任务性质的作业。陈友芳教授将学科任务分为“描述与分类”“解释与论证”“预测与选择”“辨析与评价”四大类型,教师可以从多个维度设计写作式作业。例如,笔者在实践中设计了如下的作业:

课题

哲学问题

作业要求

设计意图

4.1“世界的物质性”

什么是生?什么是死?

请结合你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物质概念的理解,谈谈你对生与死的看法。

引导学生运用从具体到抽象的哲学思维方式,在把握物质概念的基础上解释和论证哲学中有关生与死的命题。

4.2“认识运动把握规律”

发现变易中的不变,意义何在?

请结合课堂上老师提供的“种子的生命轮回的过程”,谈谈我们的生活是否也存在着变易中的不变。

引导学生继续思考课堂教师提供的问题情境,理解和感悟规律的内涵,培养学生迁移的学科能力。

第5课“把握思维的奥秘”

人的生命是永恒的吗?

从意识的角度,谈谈你对“人的生命是永恒的吗”这一问题的思考。

通过作业推断学生对意识的本质、作用的内化程度,同时培养解释和论证的学科能力。

事实证明,写作式作业促进学生对哲学问题进行写作和思考,培养了学生对哲学的兴趣。当学生开始用自己的生活经验思考哲学问题时,他们就已经走上了所罗门教授所言的“做哲学”的道路。

本文原载于《思想政治课教学》2018年第12期,作者:王静慧,浙江省嘉兴市第一中学教师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