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登录 注册
返回顶部 未开通新浪微博 未开通腾讯微博
您现在位置:教研动态 >> 社会实践 >> 浏览文章
精彩回顾(二) | 王红教授《研学旅行课程范式与实践》演讲实录
0 翁子军 2019/4/11 23:50:08 信息来源:不详 作者:未知

2019年3月29日,研学旅行创新教育模式发布会暨全国研学旅行行业联盟成立大会在广州花都召开,大会本着“创新、横贯、融合”的理念,探索新时期研学旅行教育的新模式,开启以“立德树人”为核心的素质教育4.0时代。会上专家大咖云集,为我们带来了一场关于“研学旅行”的学术盛宴。


首批全国研学旅行教育基地及营地评审专家组组长、教育部督导专家、华南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部常务副部长 、博士生导师王红教授做了题为《研学旅行课程范式与实践》的专题报告。


首批全国研学旅行教育基地及营地评审专家组组长、教育部督导专家、华南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部常务副部长 、博士生导师王红教授做了题为《研学旅行课程范式与实践》的专题报告,从研学旅行课程建设的必要性、研学旅行的课程范式、研学旅行课程实践三个方面深入讲解了她对研学旅行课程建设的理解。王教授强调研学旅行应该建立自身的课程范式,推动研学旅行科学化、规范化、专业化、常态化发展,其中,核心观点有三:第一,研学旅行的课程逻辑应是“行知行”,始于行、归于行;第二,研学旅行课程的功能应是“有限功能”,不要强加于研学旅行太多的附加功能,以免不久的将来还要给研学旅行“减负”;第三,研学旅行的课程路径应强调“情景”、“体验”、“顿悟”。同时王教授还强调研学旅行机构要加强行业自律,在育人中培育规范的商业机构,并提出了“学术与商业并存,育人与育商齐飞”的观点,深刻解释了研学旅行行业具备的学术价值与商业价值,以及学术价值的基础性地位。



以下为王红教授演讲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教育同行,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今天能够有机会来花都参加2019研究旅行教育创新模式的发布,以及全国研学旅行联盟的成立大会。我刚才跟有关领导在下面聊的时候就讲到了,说花都虽然只是作为一个区,但是很有这样的一种气势和气魄,同时也是非常勇于担当,能够在推进研学旅行事业发展过程当中,能够起到这样子的一个振臂高呼,凝聚力量的一个作用。我是非常钦佩我们花都教育局以及花都区的教育领导,同时认为成立这样的一种行业联盟其实非常有必要。

现在整个研学旅行行业应该说是处在一个方兴未艾,各方面的制度建设和专业建设都不是特别成熟的这样一个阶段,那么大家就更有必要团结起来,凝聚起来,来共同去探索研学旅行它的专业发展道路,那么我本人曾经是在2017年教育部专门组织评审了全国的研学基地和研学营地,那次我也是非常荣幸担任专家组组长,在评审过程当中其实也发现,我们在标准建设各方面都还是远远不够的,应该说还是刚刚迈出脚步。

在研学的课程建设方面,更是处在一个甚至可以说一个还没有真正的去开始进行课程建设的这样一个阶段。所以我今天就想从课程建设的角度跟大家来做一个专业的分享。那么我的题目,研学旅行的课程范式与实践,我想从三个方面的内容跟大家做一个分享。首先我想谈一谈研学旅行课程建设的必要性,第二来跟大家谈谈研学旅行的课程范式。第三谈一谈研学旅行的课程实践,这些也都是一些初步的想法,我的一些思考不一定很成熟,也抛出来跟各位专家各位同行大家来共同的探讨。

首先是介绍研学旅行课程建设的必要性。首先我想说一说研学旅行本身它的必要性,那么研学旅行应该说这些年在我们国家才提出来时间不长,但是我们可以从国内外研学旅行开展的这样一个现状,同时以及它本身所具有的意义和价值这三个层面来探讨。我们来看一看研学旅行本身的它的必要性。研学旅行在国外应该说现在发展的已经非常成熟,它最早的时候是属于欧洲的一种游学活动,他们把它叫做大游学,应该说是在十六十七世纪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真正在研学方面做的最规范最成熟的就是日本,日本从1946年开始把这个活动叫做修学旅行,当时已经把它纳入到正式的课程。到了60年代的时候,应该说研学旅行在日本已经开展的非常的深入人心,那么大家不知道记不记得在一九,大概是九四还是九五年左右,应该是可能是九四年左右的时候,曾经有一场中日夏令营的学生的较量。



我不知道我们在座的老师有没有人记得,可能有一些嘉宾不一定关注过这个事情,当时是中日夏令营的学生有这样一场较量,就是说日本的学生在夏令营的过程当中是表现的非常的坚毅自主自律,但是我们的学生在那个时候表现的就怕苦怕累,甚至还有一些学生在远足的过程当中,还偷偷的上了家长的车,当时那个故事是引起了教育界非常高度的关注和争议。

其实当时就在那种较量当中表现出日本孩子他们身上的那样的一种刚毅以及他们的那种韧性。可以说日本孩子这样一种刚毅和任性,跟他们长期从事研学就是修学旅行,在修学旅行当中得到的这样一种锻炼是密不可分的。所以说这种研学旅行在国外,尤其在日本已经是一种很常见的或者一种很常规的教育活动。其实就是说在国外是有这样一种非常规范非常成熟的做法,在中国尽管说开始的时间不长,只是说从政府推动的角度,我们开始的时间不长。

但是实际上如果说要追溯起中国的历史来讲,我们知道其实从孔子那个时候就已经是在游学了,只不过他没有说是一种非常规范的这样一种课程。另外再一个就是在我们国家近现代以来推行研学旅行并且身体力行的第一人可以说是陶行知。陶行知在他自己的办学实践当中,由于陶行知本人他是在美国的哥伦比亚大学师从杜威,那么杜威的这种生活教育观点以及他的做中学的这种理念深入陶行知的内心,所以它在教育实践当中一直在推行这种理论,在生活当中学习,进入世界进入实践当中学习的这样一种理念,那么他曾经在他创办的新安小学实践了这一观点。

新安小学有一个新安旅行团,新安旅行团的新安模式,新安旅行模式到现在应该说也被大家很推崇,他带着学生连续旅行50天,在这50天当中,学生在这个过程当中边劳动边学习,边去演讲边去唱歌,边去做宣传等等。这些活动应该说当时对于学生的身心发展是非常有效的一种教育模式。也就是说从历史上来讲,其实我们尽管现在才颁布文件,十一部委颁布这个文件不过也就两年的时间,但实际上在历史上来讲已经有了这样的一些实践活动。



从国内外来讲都是非常重视研学旅行活动的,它在历史上都是很重要的。另外一个为什么要进行研学旅行活动?我觉得研学旅行它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古人一直讲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但实际上我们是过多的把学生局限在这种知识世界的探求当中,而没有或者说我们缺失了行万里路的这样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那么在行万里路的这样一个过程当中,让学生跟自然跟社会跟世界跟自我的对话是非常重要的。


而且刚才吴校长也讲到了,就是说这种行万里路的这种育人方式它可以倒逼,从需求端倒逼我们的教育模式改革。为什么这么说?我们说当学生如果说在研学旅行的过程当中,他习惯了,或者说他感受到了他尝到了研学旅行当中所获得的这样一种收获和体验,那么你让他再回归到学校,回归到课堂里,老师如果还是用传统的那样的一种说教的模式来教育学生,学生一定是不答应的。

当学生不答应的时候,学生就不愿意在课堂上按传统模式去进行学习活动的时候,就会逼着老师去做出他的教学行为和教学模式的改变,所以说它本身对于倒逼教育教学模式的改革是非常有价值的一种方式。另外我觉得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在研学旅行当中,运用研学旅行这样一种模式,是对于人性的一种锻炼,或者说是一种提升。这个其实在咱们生活当中,我想大家可能都有这样一种体验,有的时候我们说如果你真的想充分的认识和了解一个人,你跟这个人出去旅游一段,你就能够充分的了解一个人,这个人在旅行的过程当中,他的方方面面,他的人格特质,他与人相处的这种关系,他是否能够去体贴和关怀他人,他对待自己和对待外界的态度都能够非常充分的暴露,所以说在旅行当中一定是可以充分的去考验和体现一个人的人性的。有的时候我都开玩笑说,说要是哪个女孩子说哪个男孩子追求她,到底能不能跟他交往?我说跟她出去旅游一次你就知道了。

所以说旅行对于人的人性的考验是非常充分的,在旅行过程当中我们说是对人性的一种体现,同时也是对人性的一种提升。我们说研学旅行,它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那么第二个问题我就想谈一谈研学旅行课程建设的必要性。研学旅行本身是非常重要,这些现在大家都已经很重视了,包括今天咱们会场上来了那么多人,本身也说明大家对这个问题的高度关注,但是在研学旅行的实践过程中又出现了一些现象,当然这些现象是研学旅行发展过程当中不可缺少的,或者说必然会出现的一些阶段,也就是说目前对于研学旅行还没有真正的进入到课程化的这样子一个阶段。

这种课程化它表现在两个层面上,第一个就是从课程专业的建设上,第二个就是说把它纳入教学计划。纳入教学计划现在通过政府的这种行政的行为已经纳入进去了,但是如果仅仅只有政府的行为,没有专业上去对研学课程本身的建构,那么它实际上也还没有达到真正的这种课程化。现在我们说更多的研学旅行还只是一种活动,还没有真正的进入到课程这样的一种状态。如果说研学旅行没有进入到这种课程化,或者没有达到一种课程建设的程度的时候,那么研学旅行实际上来讲它就会成为一种庸俗化的一种现象。

所谓庸俗化,就是我们常说的在研学旅行过程当中只是游乐一方而已。 同时除了这种庸俗化之外,还可能会出现另外一种极端现象就是把知识学习的这些内容又搬到了研学旅行的过程当中,而且可能会怎么样?会让孩子在研学的过程当中太多的思想负担和压力。比如说研学旅行中,孩子出去旅行是非常开心的,但是每次研学旅行给他布置太多的任务的时候也会让孩子失去了研学旅行的乐趣,我想作为老师也好,或者作为学生家长也好,你们都有体会,比如说你周末带着孩子去哪玩他们很愿意,但是你一说玩完以后要写一个写一篇心得体会,写一篇游后感或者观后感,孩子马上表示我宁愿不去了。


在这个时候我觉得我们要避免出现这样的一种极端庸俗化或者说过度的负担,因此我们要想避免这些就必须要按照课程的一种意识来编排,按照课程的一种规律来进行研学旅行课程的这种建设。那么研学旅行课程建设的必要性,就是说我们要按照课程的特点,如果一旦按课程建设来对研学旅行进行专业提升的话,它应该达到这样一些特点,就是它要有自己的规范,形成一套课程规范,同时要有一套课程的体系。另外再一个也只有说课程化以后,它才能够让整个研学,成为一种常态化的状态,并且也能够在研学的旅行的过程当中真正的收到我们所期待的一种成效。如果没有把它按课程去进行建设,仅仅只是活动,那么可能就有这种随意性,就会在我们想要达到的这种成效上也会大打折扣。所收到的成效可能跟我们在研学当中所付出的这些资源和代价相比来讲,可能就不成正比,所以说我们必须得是要进行这种课程的建设。



当然我们在进行课程建设的过程当中,要遵循研学旅行的特点,就是在行动中去探索以及更加强调这种课程的体验和感悟,把这个作为培养学生核心素养一条非常重要的途径,刚才吴校已经讲过了,我就不再多说。我现在特别要强调的是什么?就是说对于课程建设来讲,我们必须要明确这个课程。因为时间关系我先不去介绍,不去太多强调它的必要性,前面就是说对研学旅行的课程建设会保障它的常态规范和成效。另外还要再强调一点,就是说经营课程建设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什么?就是说我们在研学旅行事业发展的过程当中,有一种现象是必须要引起我们的关注的,为什么那么多人来去关注它?是因为研学旅行本身蕴含的这种重大的商业上的一些内涵在里面。



如果没有课程去规范它,仅仅停留在活动的层面,如果不能够避免庸俗化的这样一些现象,那么实际上来讲,无论是教育还是产业,都不能得到很好的发展,只有说用课程去规范,才可以做到学术与产业并存。一定是要通过这种课程的规范,才能够让产业能够有更好的一种定位和发展。另外再一个就是一定是要让育人与育商齐飞,什么意思?就是我们在研学旅行的事业发展的过程当中,把育人放在第一位,但同时也要通过研学旅行去培育起能够承担研学旅行课程的这样一些机构,要让他们能够更加成熟更加规范,通过课程建设要达到这样的一个“一石二鸟”的作用。




对于这一点上来讲,其实有一些世界性的文件能给我们一些启示,比如大家知道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经发布《教育---财富蕴藏其中》,这里面其实有两层含义,第一层含义就是教育本身是人力资本的一个培育的领域,那么人力资本本身就是社会财富的源泉,因此教育本身就是社会财富的源泉,这是其一。第二教育自身它有教育的产业属性,因为教育本身可以带动很多产业,所以说它也是可以通过产业来创造财富。所以我想对于研学旅行这样的一个事业来讲,它一定是要把育人的价值和育商的价值相结合,要把人才培养的价值和创造社会财富的价值都能够同步达到。为了能够达到这一目标,我们必须要加强这种课程的规范,加强课程的建设,才能够真正实现这样一种双重的目标。



在课程建设的过程当中,怎么来进行课程的建设?或者说研学旅行的课程和其他的课程究竟有什么不同?我在这里特别提出研学旅行的课程范式。我强调研学旅行需要课程化,必须要有自己的课程范式,一提起凡是“范式”这个词,大家可能会觉得这个词太高大上,太学术化了,它的确是一个非常学术化的概念,但是范式本身含义是什么?也就是说所有的课程都有自己的模式,自己的独特的特征。这个“范式”会成为我们这个群体共同所遵循的一种原则。



包括将来在课程开发的过程当中,课程实施的过程当中,我们所共同遵循的一种模式,一种原则,我们所共同坚信的一种信念,这就是范式。也就是说在研学旅行课程的建设过程当中,我们必须要形成研学旅行独特的我们大家都共同遵守的,并且我们大家也都共同坚定的相信的一种课程的模式或者一种信念,这就是我说的我们要有自己的课程范式。对于研学旅行的课程范式,如果说要没有或者缺失了这个课程的范式,大家就是各干各的。

你有你的研学课程开发,我有我的一些课程的开发,没有一个基本的课程逻辑的话,或者是没有一个共同的课程的信念的话,那么就可能会出现我们说的一些弊端,大家各自为政,鱼龙混杂,大家各干各的,另外一个如果没有标准,我们无法判断课程的好与坏,课程的成效缺乏一个判断的标准,另外也会让整个的课程或者说让研学课程的发展缺乏一种持续性,没有办法让研学的课程真正达到一种专业化的一种水准,所以必须要有自己的范式。

研学课程的范式,它的这种建构之后,也有助于我们的研学队伍,包括这种研学课程的开发队伍,研学实践实施的队伍,其他的队伍的专业化,这样才真正能够让研学课程化,因为研学行业本身你有了自己独特的规范,有了自己独特的范式,才能够具有专业的地位。对于这一点来讲,我觉得研学旅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具有教育价值和教育意义的一个事业,我们必须要提升他的专业地位,而这种专业地位就决定了它必须要有自己的专业范式,要有自己的专业信念,所以对于提升专业化也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再一个对于研学旅行的学科发展,这一点可能跟我们基础教育相关。跟我们目前的现状看起来还有点远,但是实际上不远,研学旅行只有当它在学术殿堂中被大家认可,在学术殿堂当中有它的地位的时候,咱们做研学旅行的人才有地位,你才有专业感,你才有存在感,你才有自豪感。如果说在学科学术上没有地位,你做的事情永远都被别人看成说你除了谋利你没有别的追求,所以我们必须得要有自己的范式。


它对我们队伍的专业化,行业的专业化以及学科的发展都是非常重要的。对于研学旅行的课程范式究竟构建一种什么样的范式?我按照我自己的理解,我认为研学旅行的范式一定是“行-知-行”的课程范式。至于说为什么要建这样一种课程范式,以及这种课程范式的内涵是什么?我来给大家阐述一下。

所谓“行-知-行”的课程范式是这样一个含义,就是研学旅行的学习的逻辑起点,以及我们在课程开发,课程建设过程当中,我们的学习环节以及学习内容的逻辑起点一定是始于“行”,要开始于实践,在行动当中让学生去获得和提炼,然后上升到他的认知的层面。上升到“知”的层面,这还不是研学旅行课程的一个逻辑终点,研学旅行课程的逻辑终点又要回到“行”,也就是回到行为,回到实践。比如说我们在一般情况下,我们在进行知识学习的时候,我们的课程逻辑很多时候是从“知”到“知”,或者有的时候从“知”到“行”再到“知”,但是研学旅行,它的课程逻辑一定是始于“行”,起于“知”。



起于“知”就是能够往上提升,然后再归于“行”,最后也还落到“行”。那么这种“行知行”的这种课程逻辑,是无论在课程内容的组织,课程实施的流程以及课程评价的标准上,都要遵循的这样一种课程逻辑。也就是说内容,包括我们在开始进行学习的过程当中,大家可能往往会这样落实,老师们会习惯于让学生一开始学习太多的文本知识,然后再去实践当中体验,这不是研学旅行的课程逻辑,研学旅行的课程逻辑,一定是让它一开始就进入到实践环节,进入到行动阶段,在行动过程当中有所感悟,再让他去探求,或者说去为了解决实践问题去探求某些相关的知识,进入到“知”的层面,最终还要转化为行为。那么研学旅行课程的成效的好与坏,不在于说他掌握知识的多少,而在于他行为的改善。



所以它的课程逻辑是“行-知-行”的课程逻辑。对于这种“行-知-行”,行与知之间的关系,我提到了陶行知,在这里我再跟大家分享一下关于陶行知的故事,陶行知实际上也曾经对于他的研学,对于他的教育的理念有过纠结,大家都知道陶行知以前的名字叫陶知行,“陶知行”的名字就是源自于他的教育理念是从探求真知,然后再付诸行动。后来他去美国学习之后,他的教育理念得到了很大的一种改变,他的名字就改成了陶行知,原因是因为他认识并接纳了这样一种信念,就是所有知识的探求都始于行动,起于实践,所以他把自己的名字又改成了陶行知。


我们说用这样的一种“行-知-行”的课程逻辑,来进行我们研学旅行的课程建设,那么我们无论是课程的模块的开发,或者说课程的内容体系的组织以及课程的评价,最终我们都要能够按照“行-知-行”这样的一种逻辑来去进行。从行动开始,最后回到行动的改善和实践问题的解决。这是对它的课程范式,我们能够从实践到认识再到实践,刚才我都跟大家做了这种解释,这是一种循环的螺旋上升的一种认知的过程。美国曾经有一位专家这样说过,他说真正的教育活动都在校外发生,真正意义上的教育活动都在真实的实践世界当中发生,也就是说我们要想让真正的教育活动开始发生,你首先就让他开始行动。那么这是对于研学旅行的课程范式的一些观点。

要遵循这样一种课程范式,我们在课程实践当中应该要注意一些什么样的问题?这是我分享的第三个问题,就是关于研学课程的实践,研学课程的实践,我想分享六个小点,首先就是课程目标要明确,第二个是课程功能要准确,第三课程评价要科学,第四课程资源要多元,第五课程特色要鲜明,第六研学队伍要专业。



对于课程目标要明确这一点,我们要有这样的一种信念,课程目标应该说是所有课程取得成效最关键的一个起点,就是我们首先要把课程目标设定好。如果按照我们“行-知-行”的课程逻辑,我们的课程目标重点不是放在他对知识的获取,重点是对知识的一种应用,怎么样去更好的解决问题,我们要把课程目标设定的非常地清晰。另外再一个,还有一点要特别注意的是研学旅行的课程目标是有限的,我们不能给研学旅行赋予太多附加的目标,有时候,我们为了为了说明研学旅行的重要性,我们给它附加了太多的内容。研学旅行实际上究竟对于比如说在核心素养当中对于人的哪种关键能力有价值?它对于哪些方面的能力是有作用有价值的?我们认为它并不是所有的方面都能够起到作用,研学旅行它的目标是有限目标,我们要把目标限定在一个特定的范围内,研学旅行它的重要的目标在哪里?其实在研学旅行,在核心素养当中有一些目标,它的指向性是关系素养,就是人处理人与人,人与他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人与自我的关系,研学旅行对于人的这种关系素养以及在研学旅行过程当中这种合作精神以及在研学旅行过程当中人的这种“韧性”的培养是特别有价值的。


也就是说他更多的是在这种非智力因素方面,在前一段时间非常流行的一个英文词叫做GRIT。GRIT这个词在美国被认为是区别成功人士与非成功人士的最关键的要素,你拥有GRIT这种特征你就有可能成功,你没有GRET你成功的可能性就比较小,那么GRIT是什么?就是你的坚毅性格,你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你的这种耐挫能力,我觉得这些方面在研学当中是特别重要的功能。当然除此之外,我们还要在研学过程当中培养他,能够在实践当中去探求问题去解决问题的思路和方法,这个是很重要的。我想对于研学的这种功能和目标,在这里我没有说详细的列出来,但是我们在进行课程开发的时候,要注意不要给研学的课程赋予它不能够承担的功能,如果那样子的话就会让研学变得太有压力了,现在本来说研学是为了让学生减负,过一段时间大家就开始呼吁要给研学旅行减负了。所以我们一定要注意这一点,要有它特别的功能,不要把它作为一种,知识学习的附属品,给它赋予太多的的知识学习的这种内容。再一个就是说,它的这种功能定位里面的一些特点,研学旅行特别强调它的情景性它的体验性,它的顿悟性,就是说我们在研学当中一定要注重。比如说现在有一些把在实验室里面做实验,也叫做研学旅行,那叫研学但不叫研学旅行,旅行就一定要进入到真实的世界当中,进入到真实的情境当中,必须有情景才叫研学旅行。另外再一个要特别强调体验,这个体验是什么?我们在研学旅行的过程当中,有的时候就不要给予太多的指导,我们说要去引导,但是你不要有太多,太强的引导的痕迹,要让学生自己去体验,要让他在这个过程当中去感悟,包括去经受挫折,要强调他的自我经验的获得,你不要给他太多的间接经验的传递,要让他去体验。再一个就是要特别强调“顿悟”,人的智慧的生成,一些就是靠顿悟的实现的。它是一种“默会智慧”,比如说我记的特别清楚,原来我的小侄女学习古诗句“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她无论如何他都体会不了,后来带她去了一次肇庆,登上了鼎湖山,他站在山顶上,突然就说了一句,这可真是“欲求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这就是她顿悟了。因此,我们在研学旅行过程当中要特别强调“顿悟”,不要有太多的,强加的指导的痕迹,这是功能定位。



课程评价要科学,刚才讲了按照“行-知-行”的课程逻辑来设计评价。那么我们评价的侧重点一定要符合研学的课程逻辑,侧重点要侧重在他的行为表现,侧重在他的行为过程,行为优化以及解决问题的实践能力,这是在课程评价上要侧重的方面,不要过多的把它作为课堂教学的一种翻版,去更多的评价这种知识教学的效果。



另外再一个就是课程资源要多元,这一点我想不用多说,研学是走入真实世界的,做研学一定需要全社会来支持,我们说把社会都当成研学旅行的课程资源,让全社会来支持研学。我觉得今天我们与会的人员来自各行各业,我觉得这就表现出研学资源的一种多元化。 


再一个要有课程的特色,今天的嘉宾来自全国各地,我就在想,全国各地的同行们在进行课程开发的时候,一定要体现出你们自己的地方特色。比如说对于广东来讲,我们校长联合会与研学协会曾经联合研发了中医药文化的研学课程。为什么?因为广东是一个特别重视中医的一个地方,比如说广东的罗浮山,大家都知道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她是受谁启发?她受葛洪启发,葛洪在哪里?葛洪就在罗浮山,在罗浮山炼丹的时候,他写下了那本书,而那本书对屠呦呦有深刻的启发,帮助她获得了诺贝尔奖。我就建议广东省研学旅行协会,包括我们广东的研学的同行们,你们可以开发出以中医药为主的这样的一个研学线路。当然不同地方可能有不同的特色课程,就是说课程一定要有自己的这种地方的特色。



另外再一个就是要强调,研学旅行课程的实施必须要靠一支专业化的研学队伍,刚才吴校也提到了,对于培养一批专门的专业的研学导师的队伍是非常有必要的。在目前,刚才跟广州文体局的许局也讨论说,目前对于专业队伍的能力标准,资格标准确实没有一个很规范的很权威的规定,我就在想,队伍的专业化要靠我们大家。如果今天成立了全国的联盟,就需要大家共同来制定行业的标准,其中就包括研学导师的专业标准。



研学导师的专业标准必须要服务于研学,不同的功能对不同的老师的能力结构有不同的要求。研学的课程又遵循“行-知-行”的课程逻辑,那么研学导师他的特点就和我们语文老师,数学老师的特点完全不同。因此我们要制定出研学导师的标准,要有针对性。据我所知,广东省研学旅行协会也尝试探索制定研学导师的标准。另外我们广东省教育厅也把研学导师标准的制定也纳入了我们的议程,今年教育厅在颁布的文件里也专门提到了研学导师的培训项目,下达了研学导师培训项目的培训指标。

我们在座的从事研学旅行的嘉宾,如果说你想成专业的专门的研学导师的话,当然这也要地方行政部门推荐才能进入到教育厅的培训项目当中,但是这是一个信号,同时也希望他成为一个起点,能够让我们的研学导师的队伍走向一种专业化专门化,当然我们说政府的行为和民间的行为可以并行,那么将来也可以从民间的这种行为当中,或者民间的这些成果当中,吸取一些可供借鉴的一些经验,能够真正的来去推动研学导师的专业化。

我想跟大家做这样三点的分享,刚才我讲的这些内容都是个人的一些心得体会,我的观点不一定很权威,也不一定能够代表这个行业,但是代表我个人的一些观点,不足之处也希望大家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