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登录 注册
返回顶部 未开通新浪微博 未开通腾讯微博
您现在位置:教研动态 >> 教研论文 >> 浏览文章
道德与法治主题教研的实践探索
0 吴秋君 2021/1/11 15:05:05 信息来源:思想政治课教学杂志 作者:未知

摘要:基础教育的发展为教研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如何提高中小学教研的整体性、针对性、主体性和有效性?为此,初中道德与法治学科在实践中坚持开展主题教研,突破教研工作存在的问题,从活动流程的规范、主体关系的互动、发展阶段的任务进行了积极尝试,使教研活动在建构优化教学策略中创生课堂文化。


关键词:道德与法治  主题教  研实践策略

针对目前中小学区域教研活动普遍存在的缺乏整体性设计、缺乏针对性评议、缺少主体性参与、缺乏有效性意识等问题,我们在长寿区初中道德与法治学科的区域教研活动中提出了主题教研的要求,即将教师的日常教学问题转化为教研主题,有流程、有任务、有互动地开展教学研讨活动,以形成结构优化的教学策略,并取得了初步进展。

01

教研活动流程的五个环节

早期的教研活动只是公开课的执教与观摩,即执教者体验课例和听课者观察课例并自我反思,没有进行执教者与听课者之间的互动与评议。主题教研活动应当有一个完整的活动流程。初中道德与法治主题教研的活动流程有五个环节:

1.聚焦问题,确定主题。这是开展主题教研的首要环节。教研员/组织者通过观课、访谈、座谈和发放问卷等方式开展问题调查,了解学科教师普遍存在的教学问题,然后选定这些问题聚焦的某个教学要素的“优化策略”作为研讨的主题。如笔者发现教师普遍存在“问题表达不准确”“教师问题太多”“学生不愿意参与回答”“只有部分学生积极参与回答”等问题都与“课堂提问”这一教学要素相关联,于是将“课堂提问的策略”确定教研活动的主题。

2.分解主题,专题学习。任何教研的主题都有丰富的内涵和外在的行为表征。分解主题就是规范主题内涵和外在表征,将主题关联的课堂要素进行纬度划分,建立主题纲要。如笔者将“课堂提问的策略”分解为“提问适应、提问顺序、提问时机、提问语言、提问候答”等维度及具体的实施要求。同时,为了避免分解主题的随意性,提升主题纬度划分的准确性,必须开展专题学习。在专题学习中,教研员组织相关教师,如中心组成员和有意愿执教教研活动课例的教师,通过查阅文献、主题讨论等方式,从学界已有的研究、教师的个人经验中,获取主题纲要及其具体的实施要求。

3.呈现主题,打磨课例。在自愿原则基础上,教研员选择对主题有领悟的教师执教主题课例。执教者依据教学进度,对选定的教学内容自主设计课例,并在所处学校的团队中打磨,形成教学要素比较完善、教学过程比较完整的公开课,即主题课例。根据具体情况,主题课例可以是一课一构,也可以是同课异构,还可以是不同教学内容的异课异构。

4.围绕主题,观评课例。这一环节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说课和导课。执教者用5分钟说课,介绍主题课例的设计构思,如教学目标、教学方法、教学过程和主题体现等。教研员根据主题纲要,向观课教师介绍关于主题的观察点(即主题纲要中的纬度)。第二阶段是执教与观察。执教者依据自己的设计构想完成课例教学。观课教师依据执教者的说课构想观察课例。在这一阶段,教研员要强调观课教师对课例进行主题观察。第三阶段是评议课例。教研员组织执教者、观课者围绕主题进行评议。评执教中的师生行为;议执教体验和观察感受。教研员通过执教者的体验和观课者的发现,分析、提炼执教者意欲体现主题的教学经验,即在教学中达成主题(如“课堂提问的策略”)的方法、要求和受限范围等。

5.反思主题,专题讲座。教研员/组织者将主题课例的体验、观察和分析,植入专题学习时编写的主题纲要并进行解读,形成主题纲要与课例中的观察和体验相结合的专题讲座。在专题讲座中,教研员对主题活动进行回顾与反思,及时总结主题活动的经验,梳理教学问题优化的维度与结构,提炼关于主题的优化策略,即建构与教学问题关联要素的适切结构。

总之,同一主题教研必须具备的基本流程是:确定主题——专题学习——打磨课例——观评课例——专题讲座。在专题讲座之后,教研员根据教研经验的范围和主题的性质等情况,组织教师收集活动素材,如教学设计、教学片断、教学反思、评议观点、主题纲要等,为撰写关于主题的论文和开发课程资源积累原始数据和事例。当然,同一主题的教研活动不可能通过一个活动流程就能形成关于主题的、完善的专题讲座和丰富的课程资源,完善同一主题的专题讲座和课程资源需要开展多次教研活动。

02

教研主体关系的三方互动

教研活动是参与成员的主体活动。参与者之间不是命令与执行的关系,而是互动与交流的发生。因此在主题教研活动中,参与成员都围绕主题/问题进行三方互动。

1.观课者,即参与教研活动的所有观课教师。一方面观课者带着自己的日常教学经验观察、评议执教者的主题课例,帮助执教者进行课例反思;另一方面观课者将自己对主题课例的感受、质疑反馈给教研员,为教研员分析主题纲要提供多视角观察数据和事例(教学片断)。

2.执教者,即主题课例的设计与实施者。一方面执教者根据自己对主题/问题的领悟,为观课教师设计、打磨和呈现主题课例;另一方面,执教者将自己在主题课例中的教学体验反馈给教研员,为教研员分析主题纲要提供真实体验。

3.组织者,即教研员。一方面教研员要引导执教者对主题/问题的理解,鼓励执教者围绕主题有创意地设计与实施主题课例;另一方面,教研员要引导观课者对主题课例的多维观察,引发观课者原生性的课堂感受,激励观课者质疑执教者的教学行为——追问“为什么”。

在主题教研活动中,教研员、执教者、观课者分别从引导、体验、观察体验的角度感知活动主题,分析与教学问题相关的要素与结构。教研员要引导执教者对主题的理解及在课例中的实施。教研员要尽可能尊重观课教师原生性的观课感受,以充分展现教师对课堂教学原生的理解力,及时发现不同教学经验中课堂要素的不同互动结构。

03

教研发展阶段的三层任务

主题教研的实质就是探究引发教学问题的课堂教学要素,并重构这些教学要素的适度关联,即提炼平衡教学问题的优化教学策略。由于执教者和观课者的感知与觉察力受时空限制,单次活动不可能实现对主题相关要素的全面理解,一个主题不可能洞察与教学问题相关的所有要素及其结构。因此,课堂文化的复杂性为教研活动提出主题系列和系列主题的活动要求。通过完成“三层任务”的系列活动,使主题教研不断向深度发展,引导参与者走向课堂文化的本真。

1.主题细化,认识基本概念。教学问题总是通过师生行为冲突的表征方式被感知和觉察。师生行为是教学要素的外在表征,具有很强的情境性、具象性。因此,主题教研的第一层任务是认识课堂文化要素中的基本概念,即将主题课例中的师生行为表征归类概括为具有一定内涵的概念。如在“课堂提问的策略”研讨中,笔者将“教师提问后等待学生回答问题”的行为表征界定为“提问候答”;将“教师设问适应班级各种思维水平的学生思考”的行为表征界定“提问适应”等。但与此同时,切忌把“主题”概念直接放在活动交流的话语体系里。教研员应该适时进行主题细化——将与主题关联的师生行为表征用不同的概念进行归类表述,细化主题内涵。笔者在开展“作业处理的实践策略”主题教研时,将“作业处理”中的师生行为表征归类,用“作业设计、作业布置、作业辅导、作业批改、作业讲评、作业应用”等基本概念进行表述,丰富作业处理的内涵,使教师们获得对“作业处理”的深度认知。

2.主题系列,提炼教学策略。教学问题的优化策略是对教学要素关联不适切的结构进行重构。重构教学要素的适切结构就需要开展同一主题的系列活动,对执教体验和观察感受不断分析和反思,才能提炼比较优化的教学策略。相对于教育科研偏重对教育理论的认知而言,中小学的教研活动则偏重于对实践策略的认知。因此,笔者在主题教研中,一直坚持以解决某一教学问题的“策略”为主题。如在“课堂提问的策略”主题活动中,笔者在首次活动中关注了“提问顺序、提问适应”等具体策略;在第二次活动中,增加了“候答策略”“表述策略”。经过多次主题活动后,将“课堂提问的策略”完善为“提问情境、提问顺序、提问适应、提问表述、提问均衡、提问候答、学生参与、教师探查、教师引导、教师评述”等10个具体的策略。

3.主题扩展,开发课程资源。在多维、交互性的课堂教学要素中,不同主题有不同的教学要素结构,不同主题的要素时常交互和重复。当我们完成解决某一个教学问题的主题策略时,同时也会发现这一策略还需要更多策略的支撑。因此主题教研需要不断进行主题扩展,以获取相关主题的策略。把一系列相互关联的主题策略关联在一起,就形成了解决某一类教学问题的优化策略。如笔者将“课堂提问的策略”“课堂追问的策略”“课堂互动的策略”等关联在一起,扩展为“对话教学的策略”这一类主题,形成类教学问题的优化策略。由于类问题的优化策略聚焦了更多的问题,使策略具有了普适性和推广性。在此基础上,教研员要组织团队对类策略进行物化研究,开发课程资源,如关于某一主题的专题讲座、关于某一类教学问题的教学指导意见、主题论文、主题课例设计等。

通过“五个环节”“三方互动”“三层任务”的主题教研实践策略,进行优化问题的课例研讨,避免了传统教研脱离课例和日常教学的“表演”现象,研修一体、融入科研、循环提升的实践路径可以真正引导教师深刻认识、了解教学诸要素的互动结构和形态,探究与教学问题关联的教学要素结构,从而在优化课堂要素结构的过程中,用自己的教学风格呈现不同的教学特色,最终帮助参与的师生从不同的认知起点上获得共同发展。当然,鉴于目前初中道德与法治教师队伍的现状,要充分发挥主题教研实践策略的优势和特色,需要注意两个问题:一是教研员应当具有丰富的教学经验和理论知识,以对主题课例有独特构想及全面架构;二是组建一个学科教研的核心团队,并充分发挥核心团队在专题学习、打磨课例、评课议课等活动环节中的引领、示范作用。

作者:袁小梅,重庆市长寿区教师进修学校研究员,重庆市特级教师;胡术鄂,重庆第二师范学院讲师。


本文选自《思想政治课教学》2020年第10期。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