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登录 注册
返回顶部 未开通新浪微博 未开通腾讯微博
您现在位置:教研动态 >> 教研论文 >> 浏览文章
课堂教学“生活化”的实践异化与重构
0 吴秋君 2021/1/11 15:09:55 信息来源:不详 作者:未知

摘要:新课改以来,“生活化”一直都是课堂教学的重要追求。但是实践中,也存在着“生活化”被表象化、甚至异化的现象。随着核心素养的提出,素养立意下的课堂如何更好地突破“生活化”的课堂表象,走向课堂教学与生活的深度融合,成为重要的时代命题。为此需要在厘清“生活化”探索的成就与隐忧的基础上,以课程视野重构生活化的课程理念,进而在实践中回归生活本真,镜像生活场景,延展生活境脉,促进教师、学生、文本之间生活式的教育性交往,使课堂教学成为师生有意义的集体生活样态。


关键词:课堂教学   生活化   异化与重构


生活化是新课程改革以来最为深入人心的课程理念。《普通高中思想政治课程标准(2017年版)》再次明确思想政治课程要“力求构建学科逻辑与实践逻辑、理论知识与生活关切相结合的活动型学科课程”。由此,在实践层面,如何进一步深化落实“生活化”的教学理念,是当下贯彻新课程标准、建构活动型学科课程实践样态的必然关切。

01

生活味道:

课堂教学的成就与隐忧



环顾当下,中小学的课堂之上,生活味道处处浓郁,从国内生活的大情小事,到国际舞台的风云变幻,对各种社会生活现象的呈现日渐成为政治课堂的常态。这在客观上极大地丰富了课堂教学的内容载体,营造出较为生动的课堂情境,也激发了师生的课堂互动。特别是一些公开课、展示课上学生对生活问题的调查、辨析与追问,很大程度上使生活线索成为课堂教学的主轴。相对于传统意义上“一言堂”式的知识课堂而言,这些生活化的探索克服了教师就教材讲教材的弊端,更新了教师的教学观念,增添了课堂的生活味道,无疑是课程改革的巨大成就。然而,仔细观察,当下中小学课堂教学的生活化探索又不免令人有些许担忧。

1.课堂教学的生活化往往满足于生活现象的引入,缺少对生活逻辑的探析。除了一些优秀的课例,相当一部分的公开课和绝大多数的常态课上,生活之于政治课堂,往往只是作为一个背景、话题来导入新课、引出概念、导出结论。有的课堂甚至一节课出现很多个不同的生活现象,即使是一例到底的课堂,也往往只是把一个完整的生活现象分割并设计为多个生活环节,以匹配不同知识点的教学导入。可见,当下课堂对生活现象的引入,总体上缺少对生活现象本身的逻辑解构,更谈不上去重构生活现象所承载的实践逻辑与课堂教学所要言说的学科逻辑之间的关系。

2.批评性的生活现象选择习惯让课堂与学生的价值共情经常“走偏”。思想政治课是立德树人的主阵地,价值引领是政治课教学的核心诉求。然而,当下很多政治课堂对生活现象的选择,却更热衷于负面生活现象的引入,仿佛学习市场经济,必然是毒食品、不诚信的生活现状;学习传统文化,必然是封建迷信、陈规旧俗的生活遗留;学习民主政治,必然是贪官污吏、效率低下的政治生态……不少教师以为,呈现与批评生活的阴暗面才是学生感兴趣的生活现象,才能彰显自己的课堂深度。其实不然,现实的生活有阳光也有阴暗,而且阳光之美远远超过阴暗之冷。

3.过度宏大的生活叙述方式让课堂与学生的距离依然遥远。生活化需要选择恰当的生活现象,如何呈现这些生活现象,对于课堂教学同样重要,这是一个生活素材的技术化改造问题。今天的政治课堂,很多时候,谈经济动辄国家货币政策、“一带一路”战略,谈文化动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中西方文化差异,谈哲学动辄人类思想史、德国古典哲学命题。所有这些宏大的话题,确实是生活的组成。但是,客观而言,对于心智尚浅的中学生而言,这些命题、热点虽是生活,但往往不是他们所感知的生活。课堂教学要呈现的生活,不能简单地使用拿来主义,要有裁剪、有整合,要多用一些日常生活叙事的方式来讲学生可触的生活故事。

4.“插曲式”的生活现象教学不利于学生日常生活与政治课学习的深度融合。作为活动型学科课程,思想政治课教学必然要谋求“课程内容活动化”和“活动内容课程化”,这就需要对生活化的课堂教学进行课程化的改造。但是,目前来看,几乎所有政治课依然秉持课时主义的设计理念,对生活现象的教学往往都是“插曲式”“片段式”的,单元教学中课时之间缺少生活现象的连贯性,即使单个课时之内,不同知识点使用的生活素材也缺少关联,更谈不上课堂中的生活现象教学与学生真实生活的关联。思想政治课教学实践中指向学以致用的行为作业,往往只是被教师设计为一个简单的应景作业,或是仅为呈现学生主体性的课堂小组发言,很难走向深度融合学生生活与课堂学习的“作业行动”。

02

生活在场:

课程视野中的课堂生活化



新课程改革让生活化理念进入了绝大多数教师的内心,也更新了政治课教学。但是在新时代的际遇里、在新征程的实践中以及在新课程标准的观照下,生活化的课堂实践存在着的误读与异化也是不争的事实。为此,需要在课程实践的视野中准确理解生活化的教学之路,让生活真正“在场”。

1.从“想象的学生生活”走向“真实的学科生活”。课堂生活化需要谁的生活?在通俗的理解中,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课堂的生活化当然是关注学生的生活。其实不然,一方面,教师与学生的生活场域并不重叠,甚至少有交叉,这就意味着教师很难真正理解学生的真实生活是什么样的,所以才会出现当下政治课堂上更多呈现的只是成人世界的生活,或是教师假设甚至是设计出来的学生的生活景象。另一方面,学生的真实生活即使能被最大程度地认知和再现,也并不意味着可以直接进入学科课堂。因为课堂的生活化,不是简单的生活现象的植入,而是基于学科逻辑对现实生活现象与问题的课程化改造,是一种学科化的生活。由此可见,课堂生活化需要的不是某个单一主体的生活景象,而是在现实社会生活的全景中,能够被教师和学生感知、与思想政治学科知识与价值具有内在关联的生活镜像。

2.从“生活片断”走向“场景生活”。课堂生活化需要怎样的生活?是一个片断式的背景存在,还是具有完整意义的生活交往?在课程实践语境中理解课堂生活化,生活之于课堂应是一种“场景化的生活”。这种场景化的生活表现为两个层次的课堂存在:其一,生活作为课堂教学素材,一定是镜像式的场景再现,是能够较为完整呈现真实社会生活的存在样态,而不是片段式、片面的摘取,更不是简单刻意的设计。作为素材的生活,可以是微观的,也可以是宏观的,可以是正面的,也可以是负面的,但是在教学中的存在,必须是真实的、可触的、完整的、客观的。其二,课堂作为社会生活的一个部分、一种特殊形式,教学本身就是教师与学生的现实生活。这是一个更高层次的生活在场,是教师和学生在学科学习场景中的生活样态。在此,课堂教学就表现为教师和学生围绕学科价值与知识进行的学术性、教育性人际交往,并通过交往激发人际情感性互动,从而领会学科知识,实现价值共情,最终增强师生的生活获得感。作为生活本来样态的课堂生活,可以是学术的研讨,也可以是生活感悟的交流,可以是教师主导,也可以是学生主导,但必须是有价值的、交往的、情感的、公正的,是一种真正有场景的生活样态。

3.从“生活导入”走向“生活在场”。课堂生活化需要进入课堂的生活有何可为?是单纯的材料导入,还是课堂的学习样态?作为一种场景生活,课堂教学只是生活的一种特殊样态,不是师生生活的全部,是基于思政课教与学的场景而存在的生活。由此,课堂生活化还需要解决的是生活对于课堂教学的价值如何实现。传统的政治课堂,生活以素材的形式存在,往往只是一个“引子”,其最大的功效就是引出概念和结论。生活在场的课堂,不仅是生活素材的镜像呈现,也是生活本身。因此,这里的生活化是一种“在场”的生活,其最直接的作用源自于生活本身的张力。具体而言,其一,生活在场能够唤醒课堂,成就人与人、人与文本的教育性交往。这是课堂生活化对传统课堂单向教学的根本转变,在生活化的课堂之上,师生是以生活主体的身份存在,彼此基于学科价值与知识,进行充分地互动交往。其二,生活在场能够提升课堂,实现课堂教学的价值共情。这是课堂生活化对传统课堂知识化教学的重要变革。因为人的交往是主体式的,必然促发情感支持、价值商榷。因此,课堂生活化将有利于师生的价值共情,达成课程的育人目标。其三,生活在场能够延展课堂,让课堂生活与师生的日常生活深度融合。这是课堂生活化对传统课堂封闭式教学的有力拓展。生活圈有边界,但生活是一体的,课堂教学的生活化,不仅有利于学以致用,还能够将课堂生活的高质量延展为师生日常生活的高品位。

03

生活式交往:

课堂生活化的实践路向



活动型学科课程的性质决定了未来政治课教学既不能是“一言堂”的单向传递,也不能是乏味的“题海战术”,更不能是“知识灌输”下的价值消弭,它在实践中需要一种整合式教学思维,能够借助核心议题的展开,通过生活化的教学设计,以丰富多彩的活动全面整合教学资源,实现课堂之上教师、学生、文本之间生活式的教育性交往,使课堂教学成为师生有意义的集体生活样态。

1.回归生活本真,以课程价值浸染和培植学生的生活信仰。生活本质上是一种人际交往,而集体生活则在于培育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与支持。走向生活化的课堂教学,就是要引导师生过有意义的集体学术生活,以教育性交往引导学生形成正确的集体生活观念,进而培植“学生的理想信念和社会责任感”。对于学生而言,课堂是个体走向“社会化”的重要路径和平台,思想政治课程的特殊性决定了政治课教学必然要以生活的方式引导并支持学生实现正确的“社会化”,成为“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就此而言,生活化的政治课堂不是对生活的简单移植,而是要以课程价值为引领,注重筛选和挖掘日常生活中有价值的素材,给予生活意义的提炼与彰显,并借助课程的展开,促成学生的日常生活与课堂生活在“意义”的生活境脉中深度相遇,进而为学生的生活信仰确证依据,培植学生积极健康的生活态度。

2.镜像生活场景,以课程议题引领和提升学生的生活能力。生活不是简单的交往公式,而是场景化的交往样态。所谓场景“已经超越了生活娱乐设施集合的物化概念,它是一种涂尔干所描绘的……作为文化与价值观的外化符号而影响个体行为的社会事实”。由此,教室如同“虚拟光驱”,而课堂教学则是师生社会生活在这一虚拟光驱上的生动镜像。场景化的生活设计,意味着课堂教学对于生活的引入,需要从简单的素材定位走向情境创设、场景设计,最终使课堂成为能够充分展示学生真实自我,同时又能促成师生生活式交往的生活场景。新课程标准为教学实施提供了丰富的课程议题,这些议题具有鲜明的学科逻辑,是对课程理论知识的高度凝练,同时也蕴含着敏锐而深刻的生活关切。开展议题中心教学,是当下政治课走向生活化、活动化的重要范式。为此,政治课需要全面解析议题背后的学科逻辑与实践逻辑,以议题为中心,呈现思想政治课程的大概念(Big Idea)、淬炼社会生活中的大问题(Big Question),通过结构化活动、序列化问题的设计,促成师生生活式的教育性交往,进而增强学生的社会理解和参与能力。

3.延展生活境脉,以课程评价规约和支撑学生的社会行动。生活不是单调孤立的封闭循环,而是一种自主整合的开放式生长,而且这种生长必然伴随着个体的感知、自省、顿悟、行动和矫正。课堂学习是学生生活的一种特殊样态,也必然遵循着生活的基本规律。走向生活化的政治课教学不仅要呈现生活、研习生活,更要引领生活、建构生活,使学生的日常生活与课堂生活融为一体,呈现出高延展度的生活境脉,课堂学习也主要表现为指向学生从环境中获取内部世界意义发生与发展的境脉学习(Contextual Learning)。由此,政治课教学不仅要创设平台,让学生在课堂中有真实的自我呈现,而且还要通过生活式的教育性交往,实现生活态度的商榷、生活能力的互构、生活经验的分享以及生活挫败的疗伤。这其中,适时到位而又创新有效的课程评价至关重要,它一方面可以规约学生的生活言行,另一方面则可以促成和支撑学生社会行动的健康开展和持续作为。

学科内容综合性和课程实施实践性是思想政治课程的核心特质,它内在地要求秉持生活化、活动化的教学理念。因此,在未来的政治课教学中要突破课时主义的局限,摒弃对生活化的表象理解与应用,坚持以议题为中心,通过对师生社会生活价值的淬炼和对生活境脉的梳理,整合师生的日常生活与学科价值,通过结构化的设计与实施,使课堂教学真正走向有意义的生活化。






作者:李宏亮,江苏省南京市教育科学研究所,中学高级教师。


本文选自《思想政治课教学》2020年第11期。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