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登录 注册
返回顶部 未开通新浪微博 未开通腾讯微博
您现在位置:教研动态 >> 教研论文 >> 浏览文章
马克思的劳动观与新时代劳动教育
0 吴秋君 2021/1/11 15:14:41 信息来源:思想政治课教学杂志 作者:未知

摘要:在马克思看来,劳动不仅创造了人和人类社会,也是整个人类社会得以存在和延续的物质基础;劳动不仅是物质财富的源泉之一,也是价值财富的源泉。与资本主义社会相比,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劳动的目的、生产劳动的内涵、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的关系、智育与生产劳动的关系等都发生了根本性改变。《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大中小学劳动教育的意见》是新时代背景下加强劳动教育的重要举措,这不仅是对马克思主义劳动教育理念的创造性继承和发展,也是新时代弘扬劳动精神、塑造学生劳动品格、促进学生健康成长和全面发展的必然要求。


关键词:马克思劳动观    劳动教育   生产劳动   非生产劳动

基于新时代的历史方位,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大中小学劳动教育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强调将劳动教育纳入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总体要求,将劳动教育纳入人才培养全过程。从马克思的劳动观到新时代的劳动教育,劳动的内涵发生了什么变化?应当如何理解新时代劳动教育的重要意义?本文拟就这些问题展开理论探讨。

01

马克思的劳动观:一种理论的梳理

马克思从不同的角度阐述了自己的劳动观,为了更好地理解新时代劳动教育的重要性及其意义,在此,我们先梳理一下马克思对劳动的不同论述。

首先,从一般历史观来看,物质生产劳动是人类生存发展的永恒基础。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劳动不仅创造了人和人类社会,同时也是“人类生活得以实现的永恒的自然必然性”。《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4卷),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56页。物质生产劳动哪怕只终止一年,整个人类社会都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77页。需要注意的是,物质生产劳动只是一切历史得以存在的物质前提,但物质生产并不是“历史”的全部内容。

其次,从财富的角度来看,劳动构成了一切财富的源泉和尺度。什么是财富?在马克思的语境中,财富主要包括三个层次:一是以使用价值为代表的物质财富。马克思指出:“自然界和劳动一样也是使用价值(而物质财富本来就是由使用价值构成的!)的源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人民出版社1963年版,第15页。因此,就物质财富而言,具体劳动和直接劳动并不是物质财富的唯一源泉,自然界也是物质财富的源泉之一。二是以价值为代表的社会财富。在马克思看来,价值的实体不是具体劳动和直接劳动,而是人类无差别的社会抽象劳动,后者构成了价值财富的唯一源泉。使用价值(物质财富)与价值(价值财富)构成了商品的二重属性,基于此,马克思发现了生产商品的劳动的二重性。就此而言,马克思不是从劳动的二重性发现了商品的二重性,而是从商品的二重性发现了劳动的二重性。不过,在马克思看来,“以劳动时间作为财富的尺度,这表明财富本身是建立在贫困的基础上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104页。到了未来发达的共产主义社会,财富的尺度将会发生重大变化,届时,财富的主导尺度将不再是劳动时间(不论是直接劳动时间还是社会平均必要劳动时间),而是转化为每个人可以自主支配的自由时间,表现为每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

再次,从价值生产的角度看,劳动分为生产劳动和非生产劳动。一提到这对范畴,人们往往容易将其与物质生产劳动和非物质劳动混淆起来,实际上,这两者还是存在本质差异的。在马克思的语境中,生产劳动和非生产劳动是有特定内涵的,是依据价值和剩余价值生产做出的划分;而物质生产劳动和非物质劳动是依据劳动的具体形态做出的划分。如他所说,生产劳动和非生产劳动的这种区分本身,不仅同劳动自身的特殊性毫无关系,也同劳动借以表现出来的使用价值毫无关系。《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6卷第1册),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151页。换言之,在马克思看来,只要创造价值和剩余价值的雇佣劳动,都属于生产劳动,反之,则属于非生产劳动,如各种商业劳动、服务劳动和自主劳动等等。

最后,从社会形态来看,劳动在不同的社会关系中具有不同的社会属性。马克思指出,劳动“是人类生活的永恒的自然条件,因此,它不以人类生活的任何形式为转移,倒不如说,它为人类生活的一切社会形式所共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4卷),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215页。这是马克思从一般历史层面对物质生产劳动做出的总体界定。不过,当马克思从一般历史层面进入到具体社会时,他就立即发现,这种劳动在不同的社会关系下会呈现出不同的社会性质:在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中,物质生产劳动不仅受到自然必然性的限制,而且也受到政治依附关系的强制;到了资本主义社会,物质生产劳动虽然摆脱了政治依附关系的强制,但又形成了新的强制,即屈从于剩余价值生产的经济强制,使其沦为一种雇佣劳动;到了社会主义社会,随着公有制的建立,资本主义的剥削制度将被消灭,劳动也就摆脱了剩余价值生产的经济强制,转化为满足人的生存和发展需要的社会劳动,而分配方式也随之转化为按劳分配;到了未来共产主义社会,劳动将摆脱自然必然性(即满足人类生存需要的劳动)和经济必然性(即受剩余价值生产这种外在目的支配的劳动)的双重限制,从手段上升为目的本身,实现手段和目的的高度统一,转化为人类“生活的第一需要”,成为每个人自由全面发展的内在尺度。

02

劳动属性的转变:

基于社会主义劳动实践的理论认识

在马克思生活的时代,社会主义社会并没有成为现实。那么,到了社会主义社会,劳动的社会属性发生了哪些转变呢?

首先,是劳动目的的转型。资本主义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社会形态,奉行的是以资本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因此,物质生产的根本目的是最大限度地攫取剩余价值。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建立消灭了阶级剥削的基础,实现了从以资本为中心到以人民为中心的逻辑转变,而物质生产劳动也从剩余价值生产的主导逻辑中解放出来,摆脱了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的限制。但由于生产力还不够发达,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人们还无法摆脱自然必然性和物质匮乏的限制,因此,社会主义劳动在总体上还未能超出必然王国的限制,必须作为谋生手段存在,它的主要任务仍是发展生产,以满足人们自身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和生存发展需要。

其次,是生产劳动内涵的转变。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生产劳动是根据剩余价值生产的主导逻辑界定的。而到了社会主义社会,剥削制度已经被消灭,因此,需要根据新的关系来重新界定生产劳动范畴。在这里,涉及两个重要维度:一是物质财富生产。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劳动的主要目的已经发生了根本转变,不再屈从于剩余价值的生产逻辑,而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满足人民的生活需要,因此,使用价值和物质财富的生产逻辑应当成为界划生产劳动的应有标准之一。二是价值生产。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确立消灭了资本主义的剥削制度,但并没有取消劳动价值论和价值规律,后者依然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理论基石。因此,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价值财富与物质财富同样是财富的重要形式,而劳动不仅是物质财富的源泉之一,也是价值财富的源泉。就此而言,在社会主义社会中,生产劳动的内涵要比以往阶段更加丰富,不仅包括生产物质财富的劳动,也包括创造价值的劳动。与之相对应,社会主义社会的分配原则必然是各尽所能、按劳分配。

再次,是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关系的转变。在阶级社会中,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不仅存在重要差异,而且还会发展为尖锐的阶级对立和阶级斗争。孟子云:“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天下之通义也。”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是一切社会得以存在的物质基础,而从事这种活动的则是那些匿名化的体力劳动者和人民群众。因此,在阶级社会中,不劳动阶级,包括统治阶级及其代言人和部分脑力劳动者,都是直接或间接地寄生于体力劳动者之上的,并以后者的劳动作为自己的生存基础;不是统治阶级和脑力劳动者养活了体力劳动者,而是体力劳动者养活了统治阶级和脑力劳动者。

到了社会主义社会,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的关系将会发生何种变化呢?恩格斯指出:“工人阶级的解放,除此之外还需要医生、工程师、化学家、农艺师及其他专门人材,因为问题在于不仅要掌管政治机器,而且要掌管全部社会生产,而在这里需要的决不是响亮的词句,而是丰富的知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第487页。社会主义社会不仅需要从事物质生产劳动的体力劳动者,同样也需要从事非物质劳动的脑力劳动者,进而为国家和社会建设提供科学知识和技术支撑。此时,体力劳动者已经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解放出来,成为联合起来的劳动者和新的社会主体;而科学知识也已经从资本主义的占有形式中解放出来,成为社会的共有财富;作为对象化的知识力量,机器体系和现代技术也将失去固定资本的社会属性,回归到它的自然属性。这时,新的社会主体将在共同占有生产资料的基础上共同劳动,并充分利用一般智力、科学知识和自然力,借助于机器体系和现代技术不断提高社会生产力,大力发展物质生产,以满足整个社会的发展需要。因此,与阶级社会相比,在社会主义社会中,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虽然还存在具体差异,但它们已不再处于对立状态,二者只是分工的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最后,是智育与生产劳动关系的变化。马克思认为,智育、体育与生产劳动的结合,既是提高生产力的一种有效方法,也是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惟一方式。《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4卷),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557页。他指出,在资本主义社会,一般智力被垄断在少数人手里,大部分产业工人无法学习科学文化知识或接受智育,导致智力与劳动过程的分离,进而沦为机器体系的有意识的肢体和附属物。这告诫我们,智育与劳动教育的融合是社会主义教育的应有之义,也是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必由之路,因此,必须把劳动教育纳入社会主义教育体系之中。

03

新时代的劳动教育:

马克思主义劳动理论的继承和发展

如何认识新时代的劳动教育?首先,是对马克思主义劳动教育理念的创造性继承和发展。《意见》把劳动分为生产劳动和非生产劳动,进而把劳动教育分为生产劳动教育和非生产劳动教育。马克思认为,智育与生产劳动的结合是未来教育的主导方针,对于非生产劳动教育,马克思并没有给出具体指示。结合新的时代特征,《意见》把非生产劳动纳入到劳动教育体系之中,这本身就是对马克思主义劳动教育的一种创造性继承和发展。结合学生自身的特点和劳动教育的针对性,《意见》把非生产劳动教育分为日常生活劳动教育和服务性劳动教育。如果说生产劳动教育旨在引导学生明白劳动创造财富和价值,那么,日常生活劳动教育则旨在培养学生适应社会的生存能力和自理能力,而服务性劳动教育则旨在塑造学生的社会责任感和奉献精神。这三种劳动能力是学生生存和发展的必要前提,也是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必须具备的基本品质。

其次,是新时代弘扬劳动精神和塑造学生劳动品格的必要举措。勤劳奋斗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奠定中华民族坚不可摧的立业根基,正是因为有了这种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中华民族才能经受住各种磨难的考验而始终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勤劳奋斗是中国人民的宝贵品格,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吃苦耐劳、顽强拼搏的奋斗精神,中国人民才能克服重重险阻,战胜一切困难。艰苦奋斗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优良传统和党性品格,正是因为有了这种精神,中国共产党才能带领中国人民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完成一个又一个惊天动地的伟业。中国共产党成立近百年来,新中国成立70多年来,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完成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历程,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等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不禁要问,今天的幸福生活是从哪里来的?很显然,决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更不是别人的恩赐,而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用辛勤的双手创造出来的。同样,要满足新时代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实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强国梦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一刻也离不开这种奋斗精神和劳动品格。就此而言,在新时代背景下,把劳动教育纳入人才培养全过程,从小处说,是为了培养学生的动手能力,磨炼学生的意志,塑造学生的社会责任感;从大处说,旨在弘扬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引导学生明白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深刻道理。

最后,是引导学生牢固树立劳动最光荣、劳动最崇高、劳动最伟大、劳动最美丽的价值观念的必由之路,也是促进每名学生自由全面发展的必然要求。在阶级社会中,体力劳动往往被视为一种牺牲和低等活动,虽然古典经济学家创立了劳动价值论,肯定了劳动的经济学价值,但他们却始终将劳动视为一种不幸和惩罚,劳动的人类学意义被有意无意地淹没在等级的阴影之中。马克思恩格斯从历史唯物主义出发,将劳动提升为历史存在之基础和人的本质之依据,彰显了劳动的内在价值,彻底颠覆了贬低劳动的西方传统,确立了劳动光荣的价值理念。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党始终坚持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教育方针,在实践育人和教学育人方面取得了良好成效,但也存在一些不足。就像《意见》指出的那样,“近年来一些青少年中出现了不珍惜劳动成果、不想劳动、不会劳动的现象,劳动的独特育人价值在一定程度上被忽视,劳动教育正被淡化、弱化”,甚至极小部分青少年出现了贪图享乐、崇尚暴富的错误观点,这对新时代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培养提出了挑战。进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劳动的意义也正在发生变化:劳动不仅是一种主观见之于客观的手段性活动,也是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内在需要。从这个角度而言,劳动不仅是创造美好生活的根本途径,也是提升学生综合素质、促进学生健康成长和全面发展的必然要求。因此,加强劳动教育,不仅在于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劳动观,也希望他们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不断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全面提升自己的综合素养,锻造知行合一的能力,增强对劳动人民的情感,以实际行动,报效祖国,奉献社会。

本文作者:岳国峰,南京医科大学校长办公室,副研究员;孙乐强,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本文选自《思想政治课教学》2020年第12期。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