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登录 注册
返回顶部 未开通新浪微博 未开通腾讯微博
您现在位置:教研动态 >> 教研论文 >> 浏览文章
疫情期间的线上“翻转课堂”
0 吴秋君 2021/5/19 11:22:12 信息来源:哲思驿站 作者:王建业

疫情期间的线上“翻转课堂”

摘要: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思政课教学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与挑战。遵循“翻转课堂”教学理念,通过优化课前预习、课堂学习和课后复习,探索线上“翻转课堂”教学,可以实现精简教学内容、提升教学效率的效果。其中,学生高质量完成预习任务,是线上翻转课堂得以有效实施的前提和关键。

关键词:翻转课堂 课前预习 网络课堂 任务优化

2020年初爆发的“新冠”疫情给社会方方面面带来巨大影响,各学校都开始探索以网络课堂的形式展开日常教学,“精简教学内容”与“提升教学效率”一时间成为各学科面临的共性课题。但与其他学科不同的是,思政课更加强调在议题讨论中形成学科观点,非常重视师生之间的交流和互动。与其他学科一样,思政课线上教学同样面临“教学质量”与“教学进度”的双重压力。在精简教学内容时,如果对讨论探究环节进行大量压缩难免会使课堂沦为“满堂灌”,对学生核心素养的培育产生消极影响。思政课教师如何在尽可能保留必要讨论探究环节的前提下,“节约”出宝贵的课堂教学时间呢?

一、“翻转课堂”:关注学习全过程

反思线上教学全过程,解决“节约”教学时间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处理“不敢不讲的简单学科知识”。这一类知识通常与学生的生活经验区别有限,难度较低,一般不需要围绕其设计复杂的学科任务,属于“简单学科知识”。但是,这些知识与后续教学内容有较强的关联性,如果直接跳过又会造成学生的困扰,因此教师常常“不敢不讲”。以《道德与法治》七年级下册第三单元为例,“集体”是本单元的核心概念,学生不难理解,但教师不敢不讲;“归属感”“安全感”“集体荣誉感”等概念也并不难,但为了“以防万一”,教师往往会选择举例说明,从而占用大量教学时间。就这样,大量“不敢不讲的简单学科知识”使每节课堂内容体量庞大,教学任务的设计也会相应变得“多”且“碎”,但实际效果却不尽如人意。显然,讲授“简单知识”应该成为教学中“被精简掉的部分”,但如何破解“不得不讲”的困境仍然需要在教学实践中进一步探索。

“翻转课堂”的教学理念重在将学生的学习行为以时间维度进行划分,学生的学习过程包括“课前预习”“课堂学习”“课后复习”三部分。“课前预习”强调学生在课前通过自主学习初步了解本课的内容;“课堂学习”强调师生在课上针对核心问题进行讨论与探究,运用学科知识解决实际问题;“课后复习”既包括对已学内容的复习与检测,也包括学生自主拓展性学习,还包括对新内容的课前预习。三个阶段的学习前后相继,形成学生完整的学习过程。

因此,当我们思考如何提升课堂教学效率时,从学习的全过程进行思考可能会比仅从“课堂学习”去思考更有效果。课上“不敢不讲”简单学科知识的困境可以通过课前预习和课后复习的辅助进行破解,即我们可以通过优化分配“课前”“课堂”“课后”的教学任务,在不给学生增加更多学习压力的前提下,提升学生的整体学习效率。带着这样的理解,笔者在疫情期间网络教学的条件下对《道德与法治》七年级下册教学内容进行“翻转课堂”形式的教学实践。三个学习阶段的学习任务可适当调整如表1所示:



二、有效预习:“翻转课堂”的实施关键

通过教学实践可以发现,预习任务是线上“翻转课堂”得以有效实施的前提和关键步骤,其完成质量对“翻转课堂”教学的后续环节有决定性影响。那么“应该布置什么样的预习任务”“如何检测学生的预习效果”等,就成为线上“翻转课堂”教学实践过程中应重点关注的问题。

第一,课前预习阶段应该布置什么样的预习任务?布置预习任务的关键在于培养学生的预习习惯和反馈学生预习之后的“课前水平”。在本学期教学的前半段,培养学生的预习习惯是重中之重。因此每节课前布置的预习内容较为简单:基本内容是学生在15分钟之内快速阅读教材,写出本课的关键词。在学生初步养成预习习惯后,开始对预习任务进行调整。调整后的预习任务聚焦思政课学科任务中的“描述与分类”,要求学生在快速阅读的基础上完成如“举例子”“说特征”“说表现”“进行分类”等思考题。这样的设计是因为在预习阶段,学生尚不具备对学科知识的准确理解,学科任务不宜过于困难,应更多关注学科知识与学生生活经验之间的联系。在思政课学科任务中,“描述与分类”任务是相对简单的任务要求,学生可以根据生活经验和预习之后的理解完成任务,既能起到锻炼学生学科思维的效果,又能根据学生的完成情况反馈学生预习之后的真实“课前水平”。

第二,如何检测学生的预习效果?在每节课前完成“预习检测题”既能有效督促学生,又能较为准确地检测学生的预习效果。在题目设置上,依据教材内容设置5道有难度差异的检测题:前两题要求学生摘录关键信息,考查学生是否完成预习基本要求;中间两题要求学生完成“举例”“分类”等学科任务,测试学生对学科概念的理解程度;最后一题为观点阐述,考查学生对于实际问题的真实观点。学生在规定时间内完成题目并按要求上传,教师在课上及时进行分析和简评。

但这种形式比较费时,同样会挤压本已捉襟见肘的课堂教学时间。如何解决这一问题?笔者在实践中摸索出网络课堂条件下“抽查”和“微课”两种方法。“抽查”是指预习检测任务全体完成,但每次只抽查5名学生。在不同学业水平的学生中有选择性地抽取5名学生的预习检测题进行分析和简评,能够做到及时反馈的同时节约大量时间。“微课”是指通过提前录制好微课的方式填补教学中的“空白时间”,提升教学效率。例如,在教师忙于检查和分析学生上传的预习检测题时,可以给网络课堂中的其他学生播放提前录制好的微课。微课的内容包括预习检测题的讲解或是课程的导入内容,可以与教师的后续教学进行有效衔接。通过这些方式可以有效缓解预习检测环节带来的时间压力,在课堂教学中充分发掘预习带来的诸多“红利”。

第三,如何认识和使用预习带来的“红利”?通过“翻转课堂”的调整,我们能够明显观察到思政课在“教”与“学”两方面的显著变化:学生通过预习基本可以掌握简单的学科知识,教师只需要有选择性地强化和检测就可以完成以往需要大量时间才能解决的任务;节约出来的时间可以更多地交由学生进行更加充分的讨论和探究,课堂氛围也有所改善;学生学习热情提高,逐步养成预习和复习的习惯。这些变化的背后,是预习给师生带来的更深层次的“红利”。从学生的角度看,预习之后学生是带着“拼图”进入课堂的。这些“拼图”可能是预习时“半懂不懂”的知识,也可能是对教材逻辑的全面或不全面的理解,还可能是对于本课内容或多或少的疑惑或是期待。从教师的角度看,教师是带着对学生的“认识”进入课堂的,这种“认识”是对学生课前实际水平的认识,是对学生“已知”和“未知”的认识,是对学生在不同难度任务中表现出的个体差异的认识。

与学生没有预习就进入课堂的情况进行比较,我们可以深刻体会到预习带来的“红利”——学生的“拼图”和教师的“认识”——对教学更深层次的影响。首先,预习使学习行为更加符合学生的学习规律。学生经过预习之后会带着“预习的学习经验”和自身具备的“生活经验”两块“拼图”进入课堂,这对于学生准确认识学科概念以及后续的知识应用都有重要作用。其次,预习可以增进教师对学生的了解,引导教师调整教学活动。在学生“空着手”进入课堂的情况下,教师首先需要帮助学生认识每一块“拼图”是什么,然后再教学生如何“拼拼图”。但如果学生拿着两块“拼图”进入课堂,教师的任务也会发生相应的转变:首先教师要做的是“识别”,需要观察和分析每个学生所带“拼图”的相同点与差异性;其次要做的是“引导”,通过各种形式的教学活动引导学生自己把“拼图”拼起来,即形成学科观点;最后是“检测”,设置各种情境,观察和检测学生在不同情境下应用学科观点的表现。显然,这样的转变更加符合当下思政课改革的需要,对于培养学生的学科核心素养能起到更好的效果。

三、优化预习增强引导:思政教学新常态

在突如其来的疫情下,网络课堂的授课形式让思政课教师走出自己教学的“舒适区”,面临时间与质量的双重挑战。但同时,我们也因为危机有机会去思考一些原来没有特别关注或是认为理所应当的问题,去突破一些此前限制我们的有形或无形的束缚。当回到熟悉的常态教学之后,对于线上“翻转课堂”的探索经验还有哪些方向可以深入研究?

首先,我们要关注教学环境与条件的变化,深入挖掘预习对日常思政课教学的积极作用。在日常思政课教学中,“教学质量”与“教学进度”的双重压力必然长期存在,思政课重视讨论探究的特征也必然不会改变,在尽可能保留必要的讨论探究环节的前提下,思政课教师如何有效利用有限的课堂教学时间是我们需要长期面临的问题。只要这一问题存在,那么我们疫情期间翻转课堂的研究成果就有“用武之地”,学生的有效预习对思政课教学产生积极影响的路径将依然有效。

其次,我们需要持续关注更好地挖掘预习带来的“红利”。在此,仍以拼图来比喻学生的生活经验和学生预习所获得的经验。完成预习只是保证学生带着“拼图”进入课堂,而“拼图”能不能有机对接上其他“拼图”,形成理想的效果取决于两个关键问题:一是学生的拼图质量高不高;二是拼得好不好。因此,针对这两个关键问题我们需要在优化预习任务和增强教师引导能力上下足功夫。

优化预习任务的目标就是提升“拼图”的质量。学生的生活经验相对较难改变,但预习的效果和预习任务的设置却息息相关。如果通过对预习任务的不断优化,能够让学生预习之后“半懂不懂”的知识更懂一些,让“不全面的理解”更全面一些,让学生对课堂的“期待”更多一些,思政教学必将发生令人欣喜的变化。另一方面,增强教师的“引导”是促进学生真正把“拼图”拼好的关键。如何在学生充分预习的条件下,真正实现教师“引导”学生自己去拼图而不是直接“教”学生如何拼图,也是我们进一步研究的重要方向。

本文作者王建业,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一级教师。本文选自《思想政治课教学》2021年第1期。


 

文章点评